第1章 婚前01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1章 婚前0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婚前01

  三月份的天气依然有点凉,只穿了一条吊带长裙的姜眠在明晴帮她拍好照片后就立刻披上了大衣。

  明晴忍不住赞叹:“阿眠,你刚才这张绝了!”

  “樱花花瓣飘落在你肩头的那一刻被我定格了下来,真的美炸!”

  姜眠拢了拢大衣,凑过来看明晴相机里的照片,而后眉眼轻弯。

  女人长相明艳,桃花眼鹅蛋脸,高鼻梁处点缀着一颗不甚明显的痣,红唇性感,笑起来时嘴角上扬起一抹弧度,更为动人。

  两个女孩子一边往室内走,一边翻看着刚刚拍的这组照片。

  “我还喜欢这张,还有这张。”姜眠的语调染着几分明朗。

  这是一家樱花园。

  虽然现在才刚三月下旬,但这家种植的樱花已经陆续绽放。

  今天明晴和姜眠过来,是要在这儿取景,给姜眠拍写真。

  当然,这个地方只是她们选择的取景地之一。

  晚上明晴和姜眠还要去一家温泉庄园,再给姜眠拍一组泡温泉的照片。

  其实明晴有正式工作,摄影只是她从小到大的爱好而已。

  但也正是因为这份热爱促使她坚持摄影,所以她的技术很不错。

  至少包揽朋友的写真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到了屋内,姜眠和明晴在靠窗的沙发里落座,一人点了一杯咖啡。

  “休息会儿吧,”明晴的声音懒漫带笑:“晚上在这儿吃个晚饭,然后我们就出发去温泉庄园,给你拍最后一组照片。”

  姜眠抿了口咖啡,浅笑着点头说:“我最期待的就是泡温泉要拍的照片了。”

  “唉,我还是不理解,”明晴倏而叹了口气,问姜眠:“阿眠,你真的想好了吗?要结婚诶!还是和不喜欢的人联姻!你图什么啊?就图他长了副好皮囊吗?”

  明晴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姜眠要跟公司即将破产秦氏大少爷秦封联姻了。

  而,这场联姻,竟然还是姜眠的外公主动出面去跟秦老爷子交涉的,姜眠居然也同意。

  今天她带姜眠来拍写真集,就是想给姜眠留一份婚前纪念。

  明晴想不通姜眠为什么要同意,她以为姜眠喜欢秦封,但姜眠却很确定地回答她,说她不喜欢秦封。

  姜眠又喝了口咖啡,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告诉明晴:“他救过我,我想帮他。”

  “救过你?”明晴惊讶:“什么时候?”

  “我13岁那年,在海边溺水,是他救了我。”姜眠说这话时,声音轻然。

  她垂眸盯着杯里的咖啡,眼睫微微颤动着,目光也渐渐失焦。

  2009年的夏天,姜眠的母亲重病去世。

  她悲痛欲绝,为母亲办葬礼的那几天几度休克昏厥。

  后来家人为了能让她早点从母亲离世的打击中抽离,带她去海边散心。

  可是,那晚深夜,姜眠在所有人熟睡之际,一步步地走进了大海。

  但她自己并不知道,她依然在睡梦中,毫不知情自己正在自杀。

  直到被海水呛到,她猛然睁开眼清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被困在海中。

  姜眠想要开口求救,张开的嘴巴却被海水冲灌。

  她拼命地挣扎着,但依然徒劳,海里仿佛有怪物正在不断拽着她下沉。

  咸涩冰冷的海水逐渐没过他的嘴巴、鼻子、眼睛,直至头顶。

  沉入海中的她昏迷了。

  再混混沌沌睁开眼的时候,姜眠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哥哥正在给她做心肺复苏。

  俊朗的少年浑身湿透,他的唇刚从她的唇上退离,继续给她做胸外按压。

  从他发梢滴落下来的冰凉水渍洇在她脸上,与她的泪融合。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夜晚,更忘不掉救她的那位哥哥。

  可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他。

  当时家人半夜醒来发现她不在房间,急忙出来寻她。

  而把她救过来的哥哥不等她家人赶到她面前,就率先转身离开了。

  他走之前还嘱咐她:“记得再去医院检查一下。”

  姜眠以为她也许再也见不到这位救命恩人了。

  然而,三年前,她在学校里见到了他。

  那天是大一新生的开学典礼,升入大二的姜眠被舍友常溪拉着去学校的礼堂看帅哥。

  经常混迹学校八卦论坛的常溪跟姜眠说,这次回学校本部发言的研究生学长又帅又优秀,虽然还没研究生毕业,但已经接手了他父亲的公司。

  常溪还跟姜眠透露,这位学长非常看重他父亲留给他的公司,因为公司是他父母努力打拼下来的,他父亲离世后,母亲就把公司交给了他打理,所以他格外看重。

  姜眠甚至被常溪告知这个学长在感情方面非常洁身自好,到现在都还是单身,没有一个女生能入他的眼。

  直到姜眠看到学长本人。

  她站在台下,望着台上侃侃而谈的研究生学长,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当年救她的那个哥哥。

  他的模样早在那个潮湿的夏夜里就深深烙印在了她心中。

  原来他叫秦封。

  那天秦封没等开学典礼结束就因为有急事要提前离场。

  可是,等他走到礼堂门口,才发觉外面正在下暴雨。

  而他没有带伞,车也不在这边。

  就在秦封想要冒雨离开时,一只拿着雨伞的纤手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秦封扭脸,看到一张明艳动人的脸。

  姜眠有点拘谨地对他浅然一笑,“学长,伞给你。”

  他望着她,目光陌生,客气的语气中难掩疏离:“谢了。”

  姜眠那时就看出来了,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让她刻骨铭心记一辈子的人和事,对他来说,或许只是一场没有被放在心里的插曲。

  那天晚上,姜眠听舍友常溪说了学校论坛上关于秦封的最新消息——

  他下午离校时被一个女生拦在雨中告白。

  他在拒绝女生的时候,亲口承认了他心里有喜欢的人。

  ……

  “如果当时不是他救我,我现在根本不会活着。”姜眠笑了下,“从13岁那年的夏天开始,我的命就是他给的。”

  明晴还是无法接受没有感情的婚姻,她轻蹙眉说:“可是你可以换其他方式报答他啊,没必要直接搭上自己的婚姻。”

  虽然明家和秦家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两家没什么来往,但到底都是同个阶层的人,明晴知道秦家家族大,盘根错节,家族内部也是勾心斗角。

  她也听家人提起过,秦老爷子——也就是秦封的爷爷秦暮森,已经和秦封达成约定,只要秦封在今年年底能让‘景盛’这一整年的净利润比去年翻一番,秦家的家族企业就全权交给秦封,由他当整个秦氏集团的新任接班人,但倘若他没做到,家族企业便不会再考虑让他掌管,甚至就连“景盛”都不再属于他。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豪赌。

  秦封赢了,整个秦氏都是他的。

  但如果他输了,那便是一无所有。

  秦老爷子的狠辣无情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而他向来说到做到。

  就比如当年他的大儿子秦景盛不顾他的反对,偏要娶秦封的母亲封婕,秦暮森便要儿子脱离家里自己创业,如果三年内达到了他的要求他就同意这门亲事,但若是三年期限到了,秦景盛没能完成约定的目标,那就乖乖滚回家,听从家里为他安排的商业联姻。

  当时秦景盛二话不说就搬出去和封婕创业去了。

  于是后来就有了“景盛”这家公司。

  可是,现在别说利润翻一番了,‘景盛’这个公司都要破产了。

  阿眠嫁过去简直就是跳进火坑啊!!!

  “我想要帮他,就得动用我母亲留给我的遗产,不过,动用遗产需要经过我外公的同意才行。”姜眠很无奈道:“外公说他可以同意,但是有个要求,就是要我跟秦封联姻结婚。”

  “‘景盛’对秦封来说,意义重大,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父亲生前留给他的公司破产,所以就答应了。”

  她说完,又对明晴笑了下,耸了耸肩无所谓道:“反正我对婚姻根本没任何期待,但是外公肯定不准我这辈子都不结婚。那我与其以后被家里安排嫁给别人,不如现在嫁给救命恩人,对吧?”

  “就冲他不顾性命下水救我这点,他在我心里早已是一个正直的好人形象了。”

  姜眠的话音刚落,她心里那个正直的好人就给她发了微信过来。

  前段时间确定好联姻后他俩就加了微信,但加上后也没聊天。

  只有姜眠在添加他时发的那句备注:“我是姜眠。”

  秦封的微信内容言简意赅:【聊聊?】

  姜眠回他:【好,你在哪儿?】

  秦封发了个定位给她。

  姜眠起身穿好衣服,对明晴歉意道:“抱歉,晴晴,秦封找我谈事情,我们晚饭后直接温泉庄园碰面吧。”

  正在喝咖啡的明晴摆摆手,“去吧,晚上见。”

  姜眠今天没开车,出了樱花园后打了辆出租。

  去秦封在的餐厅之前,她顺路到一家店取了件东西。

  她到的时候,秦封正在边品红酒边等她。

  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坐在雅间里,姿态随性又优雅,他脱掉了西装外套,只穿了件衬衫和马甲,端着酒杯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漂亮的不像话。

  整个人看起来禁欲而斯文,有一种说不出的雅痞。

  旁边的假山水流萦绕着缭缭白雾,透过雕花隔门,愈发显得朦朦胧胧,格外有情调。

  姜眠礼貌地喊:“学长。”

  秦封掀起眼皮看向姜眠,他的目光隐约含笑,隔着薄薄的镜片透过来,更显温和了些。

  秦封语调散漫道:“坐。”

  姜眠在他对面坐下来。

  随即就有服务生陆陆续续把菜品端上桌。

  等服务生都退去,包厢门被关好,只剩他俩,姜眠才开口问:“学长,你找我过来是要聊什么?”

  “先吃,吃完再谈。”他说着,已经拿起筷子,率先夹了菜吃。

  姜眠只好也拿起筷子来吃东西。

  两个人虽然三年前就在学校里重逢了,但其实这三年来没什么交集,毕竟本科和研究生不在同一个校区,而且秦封提前一年就硕士毕业了。

  所以他们其实……也并不熟。

  关系只能说是认识。

  不熟的两个人在同一个饭桌上单独面对面吃饭,谁都没有打破这份处处透着尴尬的沉默。

  姜眠感觉自己是被叫来当陪吃的。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秦封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问她:“明天就要去领证了,所以我想再跟你确认一遍。”

  他一字一句地问:“你真的要跟我结婚吗?”

  姜眠表情淡然,清透的目光与他深幽的眸子对视着,显得格外单纯无辜。

  她眨了眨眼,点头:“嗯。”

  秦封的视线不曾从姜眠脸上挪开,问:“为什么?”

  姜眠没有跟秦封坦白她就是八年前他救的那个小女孩,只说:“我需要一份婚姻让外公对我放心,而你恰好需要一场联姻挽救你的公司。”

  姜眠知道他心里有个喜欢的白月光。

  倘若有一天他的白月光回来找他了,姜眠就跟他离婚,放他走,让他去找他喜欢的人。

  而在断绝一段关系时,单纯的利益关系会比有情感羁绊的关系更容易也更轻松地结束。

  如果她现在告诉他,她就是他救的小女孩,她嫁给他其实是来帮他守住公司的,那么以后他们要结束婚姻关系时,他可能会对他心生愧疚和歉意。

  姜眠已经把所有后路都替秦封想好了。

  她不想他愧疚,也不要他的抱歉,她只是想在他深陷囹圄困境时帮他一把,还了他的恩情,然后在合适的时候离开他。

  秦封听了她的回答,不动声色地提醒她:“你才21岁,还没大学毕业,就这样嫁给我,不后悔吗?”

  他在给她反悔的机会。

  如果她说后悔,但凡她有一点犹豫,秦封都不会去跟她领证。

  可是,姜眠目光没有一丝的松动飘忽,她很坚定地望着他,回道:“不后悔。”

  然后她又问了句:“你多大?”

  秦封微挑眉,“26,大你五岁。”

  所以,八年前,他救她的时候,也就才18岁而已。

  18岁,人生刚要启航的年纪,一生当中最好最好的年纪。

  他不顾自己的生死,把濒死的她从海里救了出来。

  姜眠轻声反问他:“你会后悔吗?”

  她的语调像在问他后不后悔结婚,又仿佛在问别的什么。

  刚喝了一口酒的秦封动作几不可查地微顿了瞬,然后就勾唇笑了,“我当然不后悔。”

  他那疏懒的语气仿佛在说——这场联姻对我有利,我为什么要后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