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婚后13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13章 婚后1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婚后13

  她的设计图稿纸中,夹着一张他在泳池里游泳的画。

  她居然偷懒,偷偷画他。

  秦封嘴角噙着笑,满心欢喜。

  他趁姜眠还没醒,偷走了她画的他,把这张随手涂鸦的线稿当作宝贝私藏起来。

  姜眠醒后根本没发现她随手涂鸦的那张纸没了。

  她整理了下设计图稿纸,然后就下楼去找了孟湘。

  “孟姨,”姜眠来到厨房问正在准备晚饭的孟湘,“你帮我买卫生棉了吗?放哪里啦?”

  孟湘笑说:“不是我买的,是先生开车出去给你买的,我不知道被他放在哪里了,你去问问先生?”

  姜眠的表情露出很明显的意外,她讷讷地点头应:“好。”

  姜眠只好转身上楼,去找秦封。

  秦封这会儿正在书房打电话。

  书房的门没有关紧,只是虚掩着。

  姜眠刚要敲门然后进去,就听到秦封笑骂道:“滚吧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秦封叹了口气,又说:“姜姜这两天身体不舒服,请你们到家里来吃饭的事以后再说,等我跟她商量商量。”

  大概对面说了他妻管严之类的话,秦封轻挑眉梢,话语十分坦然,甚至还带了点自豪:“你说的对,老子就是惧内。”

  姜眠在秦封唤她姜姜的那一刹那恍惚了瞬。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她姜姜了。

  其实她小时候身边的人都唤她“姜姜”,不是“眠眠”。

  后来母亲去世,她大受打击,那段时间消沉颓靡,整个人仿佛被抽掉了灵魂,只剩一副空壳子在世上游荡。

  家人像说好了一般,自母亲葬礼之后全都开始叫她“眠眠”。

  似乎只要他们再也不提母亲唤她的“姜姜”,她就不会再痛苦。

  八年来,她把所有社交软件上的昵称都改成了“姜姜”,但身边没人再叫她一声“姜姜”。

  可刚才,姜眠猝不及防从秦封嘴里听到了。

  他唤她,姜姜。

  久违的称呼,尘封在她心底最柔软处的那些记忆,就这么被他掀开,摊在了她面前。

  姜眠脑子里浮现出母亲的音容笑貌,还有那一声声温柔地轻唤。

  姜眠杵在书房门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而这时,秦封也发现了她。

  他走过来拉开门,问姜眠:“怎么不进来?”

  姜眠说:“听到你在打电话……”

  秦封叹气笑道:“没事啊,这有什么。”

  “我来找你是想问,”姜眠的脸不自觉地染了一层薄红,声音也变轻了几分,语气甚至带点羞赧:“你把买来的卫生棉放哪里了?”

  秦封回她:“在衣帽间,我放手表的那个抽屉下方的柜子里。”

  姜眠点点头,不太自然道:“那你……忙吧,我回卧室了。”

  她说完就根本不等他回答就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然而,下一秒,姜眠忽然又转过身,对秦封说:“学长,我没问题的,让你的朋友来家里做客吧。”

  秦封微怔,而后笑了下。

  “哪天?”他问。

  “明天?”姜眠仰脸望着他,表情依旧淡然,神色认真地询问。

  秦封轻抬眉梢,应道:“好。”

  “你也叫你朋友过来吧,我们领证也没跟双方的朋友吃饭庆祝,这次正好一起请一下。”

  姜眠唇角微弯,她浅浅笑着点头答应:“好。”

  “那我一会儿就联系她们!”她的语气里难得带了点雀跃。

  过了会儿,姜眠一打开卫浴间的门就看到秦封坐在床尾凳上,单手摁手机玩,另一只胳膊随意地搭在床尾,姿态懒散又撩人。

  他听到开门声,微撩眼皮看向她,勾人的桃花眼轻弯着,笑问:“老婆,明天什么时候请他们吃饭?中午还是晚上?”

  姜眠沉吟了下,用商量的语气说:“晚上?”

  她似乎还没意识到,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他喊她“老婆”这件事。

  秦封点头同意,“听你的。”

  姜眠坐到床尾边角,也拿起手机开始给明晴和常溪发微信,邀请她们明晚来家里吃饭。

  须臾,姜眠刚发完消息,秦封就跟她说:“我叫了两个,一个是我发小,随家老三随遇青,另一个是高中同学,现在是私立医院的医生,叫江澈。”

  姜眠了然地点了点头,随即笑道:“我也叫了两个,一个是我高中闺蜜明晴,另一个是我大学舍友常溪。”

  “晴晴在她家的公司工作,不过她最爱摄影,拍照技术很好,上周帮我拍了一套写真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姜眠有点期待地说。

  秦封看着话稍微多了点的姜眠,目光宠溺地笑道:“拿到了记得给我看看。”

  姜眠开心地答应:“好呀!”

  美美的照片就该拿出来给大家看。

  “你刚说,明晴在她家的公司上班,”秦封猜测道:“是城东那个明家吗?”

  “嗯,”姜眠随手回了明晴的一条消息,然后抬眼看向秦封,“怎么了?”

  秦封勾唇说:“没事,确认一下。”

  “她姐姐和我们是高中同学。”他顿了顿,解释:“我、随遇青、江澈,还有林冬序。”

  “林冬序是我另一个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现在人在大不列颠留学。”

  姜眠被他逗笑,轻笑出声。

  她的声音温软,勾的他心痒。

  秦封瞅着她明朗的笑脸,视线落在她鼻梁上那个很不起眼的痣上,像个美人痣,让她更加动人漂亮。

  姜眠的长相是很明艳勾人的那类,但偏偏她的性子和长相有一百八十度的反差,清淡如水。

  而且经常反应迟钝,有种后知后觉的可爱。

  尤其在感情这件事情上,她似乎根本就没开窍。

  他有些失控地抬起手,食指微勾着在她的鼻梁上轻轻刮了下。

  姜眠脸上的笑意霎时凝滞。

  她有点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着秦封。

  秦封也是在刮了她的鼻子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目光坦然地跟她对视着,心里却无比紧张地在观察她的反应,看她有没有生气,或者……反感。

  好像没有。

  小兔子表情呆呆的,似乎还在发蒙。

  秦封趁机起身,一派自然从容地拉起她,话语也听不出任何端倪,说:“下楼吃饭吧。”

  姜眠眨了眨眼,就这么被他牵着手去一楼吃晚饭了。

  手机被她落在卧室的床边,直到吃过晚饭回来,姜眠才看到明晴半个多小时前发来的微信消息。

  【明日晴天:阿眠,你今天拍婚纱照拍的怎么样啊?有没有照片让我提前观摩一下!】

  姜眠回她:【这周拍摄婚纱照的安排取消了。】

  明晴疑问:【诶?为什么啊?秦封放你鸽子了?】

  姜眠急忙解释:【不是不是,是昨晚我大姨妈来了,肚子疼的厉害,他就取消了,让我这周好好休息,下周再拍。】

  明晴似乎有些意外:【还挺贴心。】

  姜眠发了个“是哒”的表情包。

  随后姜眠又跟明晴说:【我刚知道秦封和你姐姐是高中同学。】

  明晴也很惊讶:【噫?他当时也念的国际高中吗?】

  【明日晴天:神奇,他居然没出国念书。】

  【明日晴天:哦我想起来了,国际高中保留国内学籍也可以在国内上大学的,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都上国际高中了最后却留在了国内念大学。】

  姜眠也不懂,【应该有他自己的原因吧。】

  后来姜眠刷了几集电视剧,觉得困了就缩进被子里抱住兔子玩偶睡了。

  姜眠睡着后就开始做梦。

  梦境像一个装满她记忆的卷轴,把封存在她心底深处不愿多提的那些记忆全都呈现了出来。

  她在梦里回到了6岁那年。

  那天下着雨,她和母亲穿着雨衣和雨靴,正在院子里踩雨水玩。

  忽然有一对母子出现,那个女人说他领的孩子是父亲的儿子。

  阴沉的天空中忽而落下一道闷雷。

  姜眠的世界从此也被这道惊雷劈开。

  被小三领着儿子找上门,母亲没哭没闹,而是理智冷静应对着,从容地辨别真假。

  母亲让小三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结果报告显示,那个男孩子和父亲的父子关系是真。

  母亲便开始跟父亲谈离婚的事,最后,母亲拿到了所有财产,父亲净身出户。

  然后母亲卖掉了房子,带着姜眠从海城回了沈城。

  但是母亲不敢回姜家。

  当初外公外婆不同意母亲嫁给父亲,母亲却执意要跟父亲在一起,为此,她跟外公外婆对抗,要死要活,甚至气病了外婆。

  在气头上的外公跟母亲说,如果她非要跟方启新结婚,就别认他们这对父母,他们以后也只当没她这个女儿。

  母亲选择了父亲。

  她跟父亲去了海城,他们结婚,然后有了她。

  再然后,母亲一个人带着她回到沈城,却不敢让家人知道她们的境况。

  是四年后,姜眠十岁的时候,有一次母亲带她去逛街,意外遇见了舅妈,家人才知道母亲和她四年前就回了沈城。

  她和母亲被接回姜家,而那个时候,外婆已经去世,母亲的抑郁症正在反反复复。

  姜眠以为她们回到姜家,母亲的情况就会好起来,她以为她们会过得越来越好,会一直一起生活下去。

  直到她13岁那年的某个夏夜,时间已经临近凌晨,母亲都还没回家。

  外面电闪雷鸣,就要下雨。

  全家人都在找母亲,电话打不通,人不知道去了哪儿,大家非常担心着急。

  后来姜眠想到一个地方——她和母亲来到沈城后住的那个房子。

  当时母亲买了下来,虽然不大,但足够她们母女生活。

  她们回了姜家住后,那个房子也没有卖,一直留着。

  姜眠让舅舅开车带她回那里。

  他们到的时候,瓢泼大雨正在往下砸。

  姜眠推开车门就率先往家里飞奔。

  她用钥匙开了锁,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刚好看到母亲举着一把尖锐的水果刀要扎她自己的颈部动脉。

  姜眠震惊地瞪大眼,失声叫着朝母亲跑去。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在她阻止母亲之前,母亲的鲜血先溅了她满身。

  姜眠忽的僵在原地,扑落到她脸上的血滴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滑落。

  她瞪圆眼睛,瞳孔里映出母亲倒下的模样,鼻息间闻到的是浓浓的血腥味,而后整个人瞬间脱力,目光呆滞地跪在了母亲面前。

  姜眠伸手去捂母亲侧颈不断往外涌血的伤口,母亲还在努力地张嘴发声音,无比艰难地跟她说:“姜、姜,对……不起……”

  豆大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出来,混着她脸上的血滴,不断地往下落。

  压着母亲颈动脉的手被血染红,骇人的红色血液像水一般从她指缝流淌。

  ……

  深更半夜,被秦封搂在怀里的姜眠忽然坐起来。

  她转过身,双脚踩在地上,笔直地坐在床边,眼睛定定地望着合着窗帘的落地窗那边,泪水不断地从眼眶滑落,流满脸颊。

  秦封在她从他怀里退出去的那一刻就醒了过来。

  他以为她要去卫生间,正要贴心地给她开灯,结果见她只坐在床边,没有再动。

  秦封觉得不对劲,低低地喊她:“老婆?”

  姜眠没有反应,她依然直挺挺地坐在床边。

  秦封慢慢起身,来到她旁边,和她一样坐在床边,他扭脸唤她:“老婆?你要干嘛?”

  姜眠还是不说话。

  她似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秦封皱紧眉,意识到她还在睡梦中,试着继续喊她:“老婆?老婆?”

  “姜姜?”

  随着她这声“姜姜”,姜眠忽而发出一声抽噎。

  秦封抬手触到她的脸,这才发现她满脸泪水,哭得很凶。

  她到底做了什么梦?

  怎么会陷得这么深?叫都叫不醒。

  而且还让她这么难过。

  当年姜眠的母亲去世,外界只知道岳鸿庭的女儿去世了。

  了解的多一点的,也只是清楚是抑郁症自杀,但具体的情况,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

  秦封并不知道姜眠亲眼看到了她母亲自杀,更不知道她母亲去世的事情对她来说是多大的阴影和打击。

  他拥住不断落泪的姜眠,沉默地摸着她的脑袋,轻抚她的脊背,无声地安慰着她。

  直到睡梦中的姜眠逐渐平复情绪,靠在他怀里安静下来。

  隔天清早,姜眠睡醒一睁开眼,就撞进了秦封近在咫尺的漆黑眼眸中。

  她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下脑袋,想要跟他拉开距离。

  秦封不动声色地问:“老婆,你昨晚做了什么梦?”

  姜眠并不记得她昨晚做的梦,她满脸茫然地疑问:“啊?为什么这么问?”

  “难道我做梦说梦话了吗?”她有点紧张地问。

  秦封勾唇一笑,顺着她的话逗她:“对啊,说了,你还记得吗?”

  姜眠看到他这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顿时更加忐忑。

  情急之下,她试图含糊着蒙混过关:“我不记……”

  话还没说完,秦封就一字一句地告诉她:“你在梦里,叫我老公,还说喜欢我。”

  姜眠震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