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高糖18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18章 高糖18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 高糖18

  隔天清早,姜眠依然是在秦封怀里醒来的。

  她现在已经能平静地面对他们总是会相拥着睡醒这个事实了。

  姜眠看了眼还在睡的秦封,默默下床去洗漱,顺便把兔子玩偶从地板上捡起来,放到了她枕边。

  秦封在她离开后就睁开了眸子。

  他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扭脸望着这只兔子玩偶,心情很好地笑了下。

  姜眠这会儿却在卫浴间一边刷牙一边发呆。

  她在回想昨晚的秦封说的话。

  他选爱情,他说他是恋爱脑。

  姜眠很认真地思索着,他和她还有没有培养感情的必要。

  似乎没有必要。

  万一真的培养出感情来了,到时候离婚也会很痛苦很难过吧。

  没有感情的婚姻结束时才更容易更潇洒。

  于是,在吃过早饭要出发去拍婚纱照时,姜眠抽回了被秦封牵住的手。

  秦封很诧异地扭脸看她,敏锐地问:“老婆,你不高兴吗?”

  姜眠没察觉到心底深处那抹沉闷的情绪,她神情淡然地否认:“没有啊。”

  秦封不信,“你都不让我牵你的手了。”

  姜眠咬了下嘴巴,小声道:“我是觉得……没必要。”

  “怎么没必要?”秦封一本正经地说:“适当的肢体接触能增加夫妻感情。”

  姜眠摇摇头,“不要培养夫妻感情了。”

  “为什么?”秦封皱眉。

  他意识到姜眠在抗拒他。

  两个人站在院子里,头顶的朝阳洒落,浇了他们一身的光晕。

  姜眠仰起脸看向秦封,但阳光让她不得不微眯着眼。

  秦封抬手遮在她额前,帮她挡着阳光。

  “为什么不要培养夫妻感情?”他又问了遍。

  姜眠如实道:“没有感情等离婚的时候才会……”

  秦封没等她把话说完,就皱紧眉,语气无奈地打断:“你在说什么啊?”

  他根本不用她回答,径自坦言:“姜眠,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在同意和你结婚的那一刻,我就没想过要离婚。”

  秦封顿了顿,又补充了句:“你最好也不要想。”

  这是他婚后第二次唤她全名。

  一般来说,她把他惹生气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喊她。

  姜眠似是反应不过来,茫然地望着他,眼睛缓缓眨了眨。

  秦封垂眸凝视她,一字一句道:“婚姻不是儿戏,你在同意要嫁给我的时候,就该做好你的往后余生里,会多一个我的准备,不是吗?”

  姜眠讷讷地说:“我以为你会在……”

  “以为我会在用完你后就丢掉你,跟你离婚?”秦封被气笑,“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混蛋吗?”

  姜眠立刻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她很认真地回他:“不是的,学长你是好人,不是混蛋。”

  秦封瞬间被她逗笑,一肚子的气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老婆,”他重新牵起她的手,语气不带平日里一贯的散漫,一字一句地温声告诉她:“婚姻靠我自己是守不住的,它需要我们两个人一起用心守护。”

  “所以,不要再想跟我离婚的事了,和我培养感情吧,好不好?”

  “毕竟我们是要陪对方过一辈子的人。”他笑说。

  秦封真诚的态度让姜眠无法抗拒。

  她在下意识拒绝之前,就本能地点了点头,轻声答应:“嗯,好。”

  跟秦封沟通完,姜眠顿觉心里敞亮舒坦多了。

  帮秦封把车从车库开出来的司机杨浚站在车边,亲眼看到了小两口闹别扭又和好的一幕。

  杨浚笑笑,看到眠眠被秦封这样宠,他心里也跟着安心高兴。

  在去拍摄场地的路上,姜眠安静地听着车载音乐,心里回想着秦封在出门前跟她说的那番话。

  越思索就越觉得,有一个答案正慢慢地浮现在她眼前。

  那就是——他已经彻底放下了他心里喜欢的那个人,对方成为他无关紧要的过去式了。

  如果没有放下对方,他肯定不会在意这场联姻,更不会想尽办法要跟她培养感情。

  既然能决定要和她过一生,也就意味着,他的心是空的,有地方让她住进去。

  姜眠心里轻松不少,也不再想离婚的事了。

  她听了他的话,决定要跟他好好培养感情。

  因为姜眠觉得秦封说的很对,婚姻靠一个人是守不住的,得夫妻双方共同努力守护才行。

  秦封开车时一直在想姜眠今早怎么会突然抗拒他。

  思来想去,他也只得出一个猜测,问题应该出在昨晚睡前他们交流的那几句上。

  她问他会选择亲情还是爱情,他说他选爱情,还打趣了一句自己是恋爱脑。

  这傻姑娘怕不是把她自己放在了亲人的位置上,觉得将来有一天他会为了别的女人抛弃她?

  秦封不动声色地问姜眠:“老婆,你是怎么划分亲情和爱情的?”

  他这个问题来的猝不及防,姜眠疑问:“啊?”

  秦封说:“昨晚我们不是聊了聊亲情和爱情吗,你只问了我,我还没问你,如果让你二选一,你选亲情还是爱情?”

  姜眠回答的也毫不犹豫:“亲情。”

  秦封立刻追问:“那我跟你是亲情还是爱情?”

  姜眠不假思索道:“亲情啊。”

  她和他哪里来的爱情啊。

  秦封说:“可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姜眠眨巴眨巴眼,恍然大悟:“你划分亲情和爱情是看有没有血缘的吗?”

  秦封挑眉,“嗯。”

  “老婆是爱人,我跟老婆自然就是爱情。”

  姜眠:“……”

  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他昨晚说他选爱情,选的是……她吗?

  她有点懵地问:“你为什么要选爱情?”

  秦封嘴角噙笑道:“陪我走一生的人是我爱人,不是父母,也不是儿女,我选的是跟我共度此生的那个人,这有什么不对吗?”

  姜眠被他的说辞说服,摇摇头回答:“没有。”

  没有什么不对,但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可她又说不上来。

  须臾,明晴的微信传进来。

  【明日晴天:阿眠,你的写真集出来啦,电子版已经传你邮箱了,我还特意帮你洗了一套照片,你喜欢的那几张我用了漂亮的相框裱起来,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拿?或者等我有空给你送过去?】

  明晴虽然在明家的公司上班,但她还搞了个副业,就是开摄影工作室。

  姜眠的写真,都是她亲自弄的。

  姜眠瞬间欣喜地轻笑出声。

  秦封好奇道:“怎么了?突然这么高兴。”

  姜眠语调上扬着对他说:“晴晴给我拍的写真集出来了。”

  “学长,今天傍晚回秦宅之前,能先带我去一趟晴晴的摄影工作室吗?我迫不及待想拿到照片了。”

  秦封叹气道:“不是说了不用询问我,你可以直接要求我。”

  “哦,对。”姜眠经他提醒才想起来,他之前就跟她提过这点。

  她立刻改口,语调轻扬着说:“学长,下午拍完婚纱照先带我去晴晴的工作室吧!”

  秦封笑了下,欣然应允:“好。”

  姜眠便和明晴约好,傍晚去明晴的摄影工作室取照片。

  这天的拍摄很顺利,姜眠完全没了刚开始拍婚纱照时的不自然和局促,拍出来的效果也格外好。

  拍摄提前结束,在摄影团队收拾道具时,摄影师对换好衣服要离开现场的秦封和姜眠说:“秦总和秦太太要不要考虑一下明天去海边拍摄?”

  秦封还没说话,姜眠就直接拒绝:“不了,我不喜欢大海。”

  秦封在心里暗暗记下姜眠不喜欢大海,随后也笑道:“听我太太的。”

  摄影师有点遗憾,但还是尊重他们,毕竟是秦封和姜眠的婚纱照,他也只是提个建议,询问一下当事人是否愿意。

  秦封和姜眠到明晴的工作室时,明晴正在悠闲地喝着咖啡修图。

  她看着牵手走进来的两个人,表情有点诧异。

  “晴晴,我来拿写真。”姜眠亮晶晶的眸子里充满了期待。

  明晴把一个袋子递给姜眠,嘴角轻勾道:“都在这里面了,有一本写真集,还有几个用相框裱起来的照片,剩下的帮你放进了一本相册里。”

  “好。”姜眠莞尔应。

  “你们这是拍完婚纱照了?”明晴问:“怎么来的这么早?”

  姜眠眉眼弯弯地浅笑说:“今天拍的很顺,提前拍完了。”

  明晴扬眉,意味深长地重复:“拍的很顺。”

  她又想起这俩人走进来时交扣的手,还有那晚秦封在玩游戏时对着姜眠说的那句“喜欢你”。

  明晴掀起眼皮,目光探究地瞅了秦封一眼。

  男人站在姜眠身后,正垂眸笑望着她。

  哪怕隔着镜片,都挡不住他目光里显而易见的宠溺和温柔。

  啧。

  明晴感觉她好像知道了真相。

  从明晴的工作室出来,姜眠一上车就拿出写真集翻看起来。

  她一边看一边开心地给秦封指:“我喜欢这张,还有这张!”

  奈何秦封正在开车,无暇分心看她给他指的照片。

  他感受到了她的开心,语气无奈地说:“你给我指我也看不了啊老婆,到了后你再跟我一起看一遍,告诉我你喜欢哪张。”

  姜眠语调雀跃:“好!”

  秦封听到她上扬的声音,忍不住笑起来。

  到了秦宅,秦封停好车,随手摘掉眼镜,把眼镜放在了车内。

  而后下车,主动握住姜眠的手,牵着她往屋里走。

  秦宅的院子很大,从停车的地方到主屋门前要经过一小段弯曲的青石板路。

  因为年代太久,青石板路不是很平坦,姜眠踩着高跟鞋,一不小心被绊了下。

  秦封瞬间攥紧了她的手,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护在她身前,生怕她摔倒。

  姜眠笑着舒了口气,对他说:“我没事,谢谢学长。”

  她根本没察觉她无意识地对他道了谢。

  秦封低声哼笑了下,没说什么。

  等他们到了屋里,和已经到的人简单打过招呼,秦封就拉着姜眠上楼回了他的房间。

  姜眠刚踏进来,人就突然被秦封抵在了门板上。

  她登时惊慌失措地睁大眼,小声地讷讷问:“学长,你干嘛?”

  秦封那双深色的眸子里泛着细碎的光,他薄唇轻翘起,语调懒漫带笑地提醒她:“刚才在楼下,我扶住你的时候,你对我说了什么?”

  姜眠认真地回忆着,同时回他:“我说——我没事,谢谢……”

  她突然捂住嘴巴,慌乱地看着他,眨了眨眼。

  秦封握住她的手腕,拉开她的手,把她这只手摁在门板上。

  他的食指贴在她掌心,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手心。

  “老婆,”秦封目光灼灼地盯着姜眠,语调温柔地对她说:“我们说好的,你说一次,我就亲你一次。”

  姜眠目光飘忽着不敢看他,下意识地咬了咬唇,一声不吭。

  秦封慢慢地凑过来,距离她越来越近。

  就在他们鼻尖相蹭姜眠无措地闭紧眼睛的那一刹那,秦封却又停了下来。

  他保持着这个暧昧的距离,压低声线呢喃:“我可以亲你吗?”

  鉴于是第一次,秦封还是想给她一次机会。

  如果她说不,他这次就先放过她。

  姜眠始终闭着眼,表情还有些惊乱不安。

  她静默了几秒,而后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嗓子里溢出一声极轻的“嗯”。

  既然答应要跟他一起培养夫妻感情,那她也该试着往前踏一步。

  不能只让他一个人努力。

  秦封微怔,他都做好了被她拒绝的准备。

  下一秒,姜眠柔软的唇瓣被他狠狠地侵占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