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高糖20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20章 高糖2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高糖20

  绵长的一吻结束,秦封直接抱起姜眠上楼回了卧室。

  姜眠脸颊酡红,目光迷离,不知道是醉的原因多一些,还是被他亲的原因多些。

  她困倦地靠在他怀里,闭上眸子昏昏欲睡。

  从客厅到卧室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而已,可她却已经在他怀里睡熟。

  秦封失笑,将人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动作轻柔地给她盖好被子。

  他坐在床边垂眸看她,刚刚接吻时惹起来的反应还没消退。

  秦封低叹了声,“你对我是真放心。”

  他说着,抬手勾起食指刮了下她高挺的鼻梁,而后就起身拿上睡衣进了卫浴间,良久才出来。

  秦封和往常一样,把兔子玩偶扔到地板上,揽过姜眠抱紧。

  关了灯后,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压低声线呢喃:“晚安,老婆。”

  睡着的姜眠小猫似的往他怀里拱了拱,像在回应他的话。

  秦封无声地扬起唇,手掌轻轻抚了下她的脊背。

  对于今晚喝酒后接吻这件事,秦封做的坦坦荡荡,根本没打算赖账。

  可是……架不住姜眠断片。

  一觉睡醒,姜眠什么都不记得。

  就和上一次他趁她醉酒后问她喜不喜欢他一样,她完全没印象。

  而且因为昨晚喝醉,姜眠今早起晚了。

  两个人吃了早饭就急忙赶去了拍摄场地,然后一整天都在忙碌地拍婚纱照,秦封一直没找到机会拿那份录音逗她。

  不过他也不着急,逗兔子嘛,他更喜欢在没有其他人时逗。

  晚上回家后吃过饭,秦封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要小酌几杯。

  他像昨晚那样邀请姜眠,笑着问:“老婆,喝点吗?”

  打算洗个澡就躺下休息的姜眠摇摇脑袋,“不了,我喝了估计又要醉。”

  正在倒酒的秦封听到她的话,倏而愉悦地笑起来。

  他说:“你昨晚醉了后又喊我老公了,还说了你爱我。”

  姜眠蓦地睁大眼,表情错愕,满脸写着不可置信。

  她没什么底气地轻声反驳:“不……不能吧……”

  秦封眉梢轻抬,“就知道你还是不信,所以我昨晚录了音,有证据哦老婆。”

  他慢悠悠地拿起手机,点开录音。

  然后,姜眠明显带着醉意的温软声音从他手机中响起:“老公,我爱你。”

  姜眠这下直接石化在原地了。

  她的脸颊飞快地漫尽绯色,红晕一路蔓延到她的耳后根和脖颈,将她白皙的肌肤染上羞涩的红。

  秦封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姜眠的反应,笑着说:“我没骗你吧?”

  姜眠慌张地杵在原地,浑身燥热几乎在被烈火灼烧。

  她都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好像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

  可是姜眠真的不知道自己醉酒后会叫他老公,还说爱他。

  按照酒后吐真言的逻辑……难不成她的潜意识里,是喜欢他的?

  姜眠被这个推论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她的手腕被秦封攥住。

  姜眠这才发现,他在她走神时已经挪到了她身旁的椅子上。

  秦封拉过姜眠,让她站在他随意岔开的两腿间,然后松开手,转而揽住她的腰身,另一只手还端着酒杯。

  他眼带笑意地看着她,继续逗:“你知道你昨晚说了这句话后,又发生了什么吗?”

  姜眠已经转不动脑子了,她被这句“老公我爱你”彻底弄昏了头脑,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会主动说这么直白的话。

  她明明都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爱到底是什么。

  姜眠讷讷地和秦封对视着,只摇摇头,没有说话。

  秦封忍着笑忽悠她:“你亲了我,还让我说同样的话。”

  姜眠震惊到瞳孔地震,“什么……同样的话?”

  秦封望进她清透又茫然的眸子里,低声温柔地一字一句告诉她:“就是——老婆,我也爱你。”

  姜眠浑身僵住,只有左胸腔里的心脏越来越不安分,扑通扑通地快速跳个不停,甚至要直接掠夺掉她的呼吸。

  她怔怔地和他四目相对,整个人都很茫然无措。

  须臾,姜眠开口,试图解释:“我不知道我喝醉酒会这样,你别……”

  “别当真吗?”秦封抢过话茬,他勾起唇,笑着问:“那如果……我当真了呢?”

  姜眠本能地脱口而出:“对不起,我给你造成了困扰……”

  秦封轻挑眉,不等她把话说完就用力勾着她的细腰,迫使她坐到了他的一条腿上。

  旋即,他偏头就吻了上来,将她的唇堵住。

  姜眠瞬间睁圆眼睛,连呼吸都不能。

  男人的唇湿润柔软,带着威士忌的酒气,霸道地侵略而来,将她围裹。

  姜眠抬手搭在他肩膀上,刚想推开他,却被蹭着她唇瓣厮磨的男人低低地提醒:“你又向我说了对不起。”

  语气像温柔的蛊惑,又仿佛危险的警告。

  自知理亏的姜眠压住身体抗拒的本能,她慢慢蜷紧手指,任由他把她给亲了一通。

  等他克制着情动慢慢退开,姜眠已经被他吻的意识混沌了。

  秦封这才回她:“你多虑了,老婆,我不觉得是困扰,相反,我认为这样表达爱意也能增进我们的夫妻感情。”

  “所以我决定,以后每天早上都跟你说一句‘我爱你’。”

  姜眠:“???”

  她被他这句话惊到,终于回过神来。

  姜眠立刻推开他站起来,转身就往楼上快步走去,同时飞快地给了他一个她要离开的理由:“我去洗澡了。”

  秦封的怀里突然空掉,他收了下手指,望着落荒而逃的她,不自觉地笑了。

  姜眠躲在卫浴间很久都没出来。

  泡在浴缸里的她满脑子都是秦封刚才亲她的场景,耳边不断回荡着他说的那句“老婆,我也爱你”。

  姜眠感觉自己被他调戏了。

  但很奇怪,她并不反感。

  姜眠又想起他说她昨晚喝醉后又叫了他老公,还说了“我爱你”。

  她很认真地思索她为什么会在醉酒后说这样的话,但最终都没想出答案。

  姜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喝醉后会跟他这样说。

  按照秦封说的,她当时还去亲他,甚至要求他也说爱她。

  不管她怎么思考,都理不顺逻辑。

  良久,没想明白事情的姜眠苦恼地踏出浴缸,结果在拿浴巾时不小心滑了一跤,人突然摔在了地上。

  姜眠顿时疼得发出痛苦的哼声。

  秦封听到浴室里的声响,立刻走过来敲门,语气担心地喊她:“老婆?”

  姜眠强忍着疼应了声,嗓音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

  下一秒,秦封直接推开门闯了进来。

  姜眠倒在地上,身上搭着一条浴巾,只勉强遮住了胸口以下大腿往上的部位。

  她疼得咬住嘴巴,泛着泪花的眼睛里水光盈盈,表情尴尬地望着蹲在他身旁的男人,整张脸都红透。

  “摔哪儿了?”他抿唇问,语气格外担忧。

  “我不知道,全身都疼。”姜眠的声音染了哭腔,疼的。

  秦封伸手用浴巾裹好她,然后轻松地把人抱起来踏出浴室。

  他把她放到床上,想要检查她的腿上有没有摔伤的痕迹,姜眠瞬间就扯过被子盖住了自己,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

  她羞赧又难堪地耷拉着脑袋坐在床上,小声说:“学长能帮我把衣服从浴室拿过来吗?”

  她还没来得及穿睡衣,就摔了。

  秦封没有立刻动,他很不放心地跟她说:“我去衣帽间给你拿衣服,我们去趟医院……”

  “不用,”姜眠这会儿稍微缓解了些,感觉身体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我现在好些了,应该没伤到哪儿,别折腾了。”

  秦封叹了口气,然后起身去给她拿他放在浴室的睡衣。

  随即,姜眠就在秦封的注视下,躲在被子里偷偷摸摸地穿衣服。

  “嘶……”正穿睡裤的她突然倒吸一口冷气,疼得秀眉都拧紧。

  秦封紧张地问:“怎么了?哪儿疼?”

  “脚,左脚踝。”姜眠穿好睡衣后就撩开了被子。

  秦封凑近,和她一起查看她的左脚。

  本来纤细莹白的脚踝开始红肿了。

  姜眠轻蹙眉道:“可能刚才扭到了。”

  “我去拿冰袋,”秦封说:“先用冰袋敷敷。”

  “嗯。”姜眠张开嘴,刚想说“谢谢学长”,很快就又闭紧嘴巴,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回了喉咙。

  秦封去楼下给姜眠拿冰袋时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正在津海大学附近和常溪吃夜宵的江澈看到来电显示,很扫兴地“啧”了声。

  这个时间点,已婚人士不和老婆温存反而给他打电话,绝对有事。

  但他还是接了起来。

  “什么事?”江澈直截了当地问,然后猜测:“婚后的夜生活不幸福要找兄弟喝酒吗?”

  秦封也不废话,直接说:“来我家,就现在。”

  说完就没好气道:“老子婚后的夜生活好得很,你赶紧滚过来。”

  江澈更奇怪了,“不是,这大晚上的,你不跟你老婆,让我去你家干嘛?”

  “姜姜刚才洗澡摔了下,脚踝肿了,你快过来给她看看。”秦封用兄弟用的理所当然。

  谁让他这个兄弟正好是骨科医生。

  江澈:“……”

  而这通电话,坐在江澈对面的常溪听的清清楚楚。

  在听到电话另一端的秦封说姜眠摔伤了的时候,她立刻就着急道:“江澈,你快去给眠眠看看伤。”

  “我也好担心,你带我一起去吧?”

  江澈温和地笑着对常溪点点头,然后回秦封:“等着,一会儿到。”

  秦封挂掉了电话后特意嘱咐孟湘,一会儿给江澈开了门就把人直接带楼上的卧室来,然后他就立刻回了卧室。

  因为在等江澈来,秦封就没有关卧室的门。

  他来到床边坐下,小心翼翼地抬起姜眠的左腿,让她的脚搭在他腿上,开始用冰袋给她冷敷伤处。

  姜眠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缩回脚,轻声说:“我自己来吧学长……”

  秦封皱了皱眉,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情绪:“别乱动。”

  姜眠真的不敢再乱动了。

  他给她冷敷完,又起身去拿了无线吹风机过来,要给她吹头发。

  姜眠急忙伸手想要拿过吹风机,嘴里说着:“这个我自己可以。”

  秦封躲开她的手,只说了句:“你好好坐着。”

  “哦。”姜眠乖乖放下了手。

  他坐到她身后,打开吹风机开始给她吹头发。

  姜眠其实很喜欢别人帮她吹头发,小时候母亲就经常用吹风机帮她把头发吹干,她每次都会舒服地昏昏欲睡。

  在今晚之前,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帮她吹头发了。

  秦封的手指不断穿梭在她潮湿的发丝间,他动作轻柔地一点一点帮她把长发吹干。

  姜眠起初还觉得有点不自然,神经紧绷着。

  但渐渐的,她的身体不知不觉就松懈下来,进入了很舒适的放松状态里。

  姜眠享受地闭上眼,起了些倦意。

  过了会儿,她就快要睡着,却突然听到了秦封的声音响在耳边。

  他低声唤她:“老婆。”

  姜眠懒懒地应:“嗯?”

  秦封关掉吹风机,伸手从身后拥住她。

  姜眠身体微僵,缓缓睁开了眸子。

  他的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在她耳畔呢喃:“你要学着把你自己交给我,安心地、坦然地让我照顾你,你可以尽情使唤我为你做任何事,知道吗?”

  “我是你老公,不是其他人。”

  姜眠眨了眨眼,轻声答应:“好。”

  她学以致用,说:“学长,我渴了。”

  秦封歪了点头,笑着疑问:“嗯?”

  姜眠微红了脸,强装镇定道:“你去给我倒杯水。”

  他直接笑出声,又忍不住逗她:“你亲我一下,我就去给你倒水。”

  姜眠:“……”

  刚才让她尽情使唤他时没说有这个环节啊!

  秦封也就是闹闹她,没期望她会有什么回应。

  他刚要起身去给她倒水,姜眠突然扭脸飞快地亲了他的脸一下。

  她的手很紧张地抓着床单,在唇瓣很轻很轻地触到他的侧脸后就霎时缩回了脑袋,羞涩地低着头,目光飘忽不定地瞟向别处。

  秦封忽的愣住。

  与此同时,卧室门口传来一声惊叹:“哇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