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婚后29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29章 婚后2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婚后29

  秦封登时被姜眠给逗乐。

  他嘴角轻勾着慢慢向她凑近,姜眠身体僵硬地坐在泳池边,眼睁睁看着秦封靠过来。

  就在他的脸近在咫尺的那一刻,姜眠很紧张地闭上了眸子。

  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落过来。

  秦封没有再向她靠近。

  他保持着鼻尖快要和她蹭上的暧昧距离,目光专注而贪婪地凝在她脸上。

  须臾,他挪到旁边,用手撑着上了岸。

  姜眠不明所以,刚睁开眸子,人就被他俯身弯腰,一把抱起来。

  没有一点准备的她差点惊呼出声。

  秦封轻松地把姜眠往上掂了掂,朝着客厅走去。

  姜眠乖乖地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微仰着头看他。

  男人侧脸线条分明,鼻梁高挺,桃花眼上的睫毛有点长。

  姜眠攥了攥手指,忍住了要去触碰他睫毛的冲动。

  有水珠还在顺着他的侧脸往下淌。

  她还是伸出了手,用指腹帮他揩去水渍。

  秦封蓦地停住,垂眸看向怀里的姜眠。

  她的手还没收回来,虚虚地贴在他脸侧。

  姜眠和他对视着,清透的目光里闪过一抹不自然。

  下一秒,她立刻缩回手,抓紧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掩饰般偏开头,望向别处,脸上腾起一股热意。

  秦封继续若无其事地抱着她往室内走。

  躲别过脸的姜眠盯着地上,神色微顿。

  她所看之处,是一双男士皮鞋和一件西装外套。

  皮鞋东倒西歪,西装外套凌乱不堪。

  似乎在告诉姜眠秦封下水前脱外套和鞋的时候心里有多慌。

  进了客厅,姜眠又看到他的行李箱很不合时宜地被放在了正中央,偌大的空旷地段,杵着一个行李箱,箱子上的拉杆都还没推回去,高高地伸长着。

  像是突然被主人丢在了这儿。

  姜眠缓缓眨了眨眼,又扭脸望向秦封。

  秦封仿佛没察觉到她的注视,继续抱着她上楼,只是步伐加快了些。

  一路来到卧室,秦封脚步没停地抱着姜眠进了卫浴间。

  他让她坐到洗手台上,拿了条浴巾披到姜眠身上,随后又取了条毛巾开始给她擦头发。

  秦封的手掌隔着毛巾不断地轻揉着姜眠的脑袋,动作格外温柔。

  姜眠就乖乖地坐着任他揉脑袋。

  “你不是说明天才会回来吗?”

  一室沉寂中,姜眠打破了沉默,她的话语轻轻的,像羽毛轻扫过心尖,惹得他心口酥麻。

  秦封语气坦然地回她:“想早点回来见你,提前办完了事就立刻回来了。”

  姜眠微微仰起头来,看向秦封。

  他也正垂眼盯着她看。

  帮她擦头发的动作越来越慢,秦封最后把覆在毛巾上的手往前移了移。

  姜眠的眼睛刚巧被毛巾遮挡住。

  而后,他低头吻下来。

  在唇瓣被他的薄唇贴上的那一刹那,姜眠有些紧张地轻轻耸高了肩膀,很快又展平双肩。

  她本能地向后仰了一下,下一秒就被秦封扣住后脑也揽住腰身,禁锢在他怀里。

  他甚至还故意把她往前拽了拽。

  只能勉强坐在洗手池边缘的姜眠瞬间与他紧紧相挨。

  初始只是浅浅厮磨,他很有耐心地一点一点诱导她,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与他陷入深吻。

  姜眠整个人都迷离混沌起来。

  身体轻飘飘的,像被笼在了云端,做梦一样虚幻地经历着这一切。

  胸腔里的心脏跳的厉害,几乎震耳欲聋。

  她有些呼吸不上来,想要躲开他的吻大口喘气,却怎么都躲不掉。

  缺氧到快要窒息的感觉竟然有种奇异的舒适。

  渐渐的,意识朦胧的她像不满足这般亲吻,主动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姜眠说不清她当下的感受,也不知道要怎么缓解,就本能地想要靠近他,想要更多不同于现在亲吻的东西。

  秦封几乎要失控,亲的愈发放肆。

  他的手掌摁在她的后背处,把她死死往自己怀里带,恨不得让她与他完全成为一体才肯罢休。

  两个人的身上本就潮湿,这下几乎肌肤相触。

  在冰冷湿透的衣服间,温热的体温却逐渐灼烫。

  倏而,碰到了什么的姜眠蓦地睁开眸子,本来就泛红的脸颊直接红透,脸上的热意一路蔓延到耳后根和脖颈,将她的耳朵和天鹅颈也染了绯色。

  她只有这一瞬的清明,随后又被他扯入沉沦。

  人在欲望面前,总会轻易失去理智。

  姜眠也不例外。

  她有一瞬间甚至在想,就这样吧,如果对方是他,她是愿意给的。

  至于给了之后要面对的后果,姜眠没有考虑,也不想现在去考虑。

  这会儿她就只是单纯地想要而已。

  她想得到,想被满足,仅此而已。

  可是,秦封停了下来。

  秦封在经过内心的挣扎后,还是保持住了仅有的一丝理智,并凭借这点理智,强迫自己没有继续往下进行。

  他慢慢收住这个绵长又激烈的吻,很怜惜地轻轻吻了吻她的鼻梁,低哑的嗓音沾染着欲,对她说:“洗个热水澡,别生病了。”

  姜眠的手慢慢从他脖子上滑落。

  她垂下脑袋,长睫遮住眼中还未褪去的情动,沉默地点了点头。

  “我去给你拿睡衣。”秦封说完,就转身出了卫浴间。

  姜眠怔怔地坐在洗手台上,很茫然。

  虽然他和她并没有提要不要那个,但他能如此理智地结束这个吻,且毫不犹豫地退开,会让她恍惚间生出一种错觉——她邀请了他继续,可是却被他拒绝了。

  姜眠忽而有些难堪。

  常溪之前跟她说,有些人的爱和性是分开的,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因为爱才会产生性。

  常溪是这样,她是这样,秦封也是“大多数人”之一。

  吻到起反应都能说停下就停下,真的就只是在和她培养感情吧。

  因为没有爱,或者说还不够爱,所以他才会在有了生理反应后,还能这样决绝地抵挡住性的诱惑。

  姜眠垂着眼,无法描述现在她心里是什么感受。

  有挫败,有失落,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冲撞。

  五味杂陈也不过如此。

  秦封拿着她的睡衣回到卫浴间时,姜眠还呆呆地坐在洗手台上。

  他单手环住她的腰身把她抱下来。

  姜眠晃了晃身子,因为腿还有点发软。

  秦封把衣服递给她,温声说:“不用着急,你慢慢洗,我去另一间卧室的卫浴间洗澡。”

  姜眠点了点头,应道:“嗯。”

  等秦封出去,姜眠把衣服放好,然后进了淋浴室。

  秦封拿着睡衣去了另一个卧室的卫浴间。

  他站在花洒下,把水调冷,还是冲不散欲念带来的燥热。

  最后,男人站在花洒下,单手撑着墙,勉强解决了一下。

  秦封当时真的很想就地要了她。

  她是他妻子,按理说他们之间发生关系再理所应当不过。

  可他不想在她还没完全喜欢上他时强迫她。

  哪怕他感受到了她当下的倾向,最终还是选择了停在亲吻上。

  秦封怕她只是被欲望驱使,他怕她过后清醒了,恢复理智后会为这一时冲动而后悔。

  他不想她后悔把自己交付给他。

  所以他停下了,没有继续。

  姜眠淋在花洒下,渐渐找回了理智。

  冷静下来后,他突然因为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而松了一口气。

  刚才的不理智烟消云散,上头的冲动也全都退却,此时此刻再回想,姜眠其实很庆幸秦封没有往下做。

  如果他做了,那就说明他是一个爱和性分开的人。

  姜眠无法接受自己的另一半把爱和性分开对待。

  她希望他要她是因为他爱她,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洗过热水澡,姜眠要去三楼的露台拿手机和本子,正好碰到秦封从一楼上来。

  他问姜眠:“孟姨不在家吗?”

  姜眠点点头,回他:“杨叔和孟姨跟我请假了,说是今晚有事,可能会晚些回来。”

  “你找孟姨干嘛?”她好奇地问。

  秦封说:“饿了。”

  姜眠诧异:“你没吃晚饭吗?在飞机上没吃点东西?”

  秦封笑道:“没啊,想着回家吃的。”

  他刚想问她要不要换衣服陪他出去吃个晚饭,姜眠就率先说:“我可以给你做,但只会下面条,顶多加个荷包蛋。”

  秦封没想到他老婆还会煮面,登时挑了挑眉,嘴角噙笑道:“好啊。”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不挑。”他喜上眉梢。

  于是,从不下厨的秦封跟着姜眠进了厨房。

  姜眠在切西红柿时头发垂落到肩前,她蹙眉嘟囔了句:“忘记拿个头花把头发绑一下了。”

  一直站在旁边看她忙碌的秦封听闻,立刻走到她身后。

  他伸手拢了拢她的长发,帮她松松地抓着头发。

  须臾,秦封从身后搂住她的腰,偏头问她:“老婆,你什么时候学的做饭?”

  姜眠回想了下才答:“十岁吧,当时还在跟我妈独自生活,没有回姜家。”

  十岁……

  那么小就学着做饭了吗?

  姜眠还在继续说:“我在我妈生日前一个月偷偷学的,她生日的时候给她做了一碗面。”

  她回忆起了那些过往,看着锅里腾腾上升的热气,语气也变得轻飘起来:“然后她哭了,一边吃一边哭。”

  秦封没有说话,只是又拥紧了些她。

  在水烧开之后,姜眠把火调小,然后熟练地把鸡蛋打进滚水里。

  过了会儿,她开始下面条。

  等到这碗面煮好,姜眠又把她刚才开火做的西红柿炒蛋倒进面碗中。

  “好啦,”她拿出一双筷子,递给秦封,浅笑说:“厨艺一般,你将就吃吧。”

  秦封接过筷子,但没有立刻吃。

  他端着碗走出厨房,把碗放到餐桌上,然后去拿了手机下来,给这碗面拍了一张照片。

  这是她第一次给他做饭,对他来说是很值得记念的一刻。

  就在秦封放下手机打算吃老婆做的爱心晚餐时,院子里传来一道汽车声。

  不用猜也知道是孟湘和杨浚回来了。

  秦封根本没在意,他挑起面条,刚吃了一口,就听到姜眠语气诧异地喊了声:“杨孟哥?”

  姜眠只是随意往院子里看了眼,结果就看到本该在国外的杨孟从车里下来。

  他走到车尾,在后备箱里拎出两个行李箱。

  秦封听到这个称呼,瞬间警惕地扭脸看过去。

  姜眠已经在朝前院走,杨孟也正望着这边,脸带笑意。

  秦封立刻起身,快步追上姜眠,抬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像在宣示主权。

  他垂眼盯着站在院子里的杨孟,对方落在姜眠身上的眼神别人或许看不懂,却瞒不过秦封,他瞬间就确定了一件事——

  杨孟喜欢姜眠。

  这位就是她在梦里喊的那位“哥哥”吗?

  来到杨孟面前,秦封笑着朝对方伸出手,语气堪称友好:“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姜姜的丈夫,秦封。”

  杨孟在听到秦封唤姜眠“姜姜”的一瞬间就愣住了。

  他敛起满腔涩意,不动声色地回握了下秦封的手,淡笑着自我介绍说:“秦总你好,我是杨孟。”

  秦封轻勾着唇,语调散漫道:“久仰大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