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高糖32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32章 高糖32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章 高糖32

  姜眠听到常溪的话,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她充满期待地问常溪:“真的吗?”

  常溪强调:“我觉得。”

  “虽然是我觉得,但应该差不了,在这方面我比你敏锐。”

  因为常溪想先解决一下早饭,所以姜眠和常溪没有直接去课室,而是去了学校的餐厅。

  “可是……”姜眠有些苦恼地说:“我还不确定。”

  “为什么不确定?”常溪边吃早饭边问姜眠,还贴心地递给姜眠一双筷子。

  不过姜眠没接,她是吃了早饭的。

  而且这早餐是江澈给常溪带的爱心早餐,就该只属于常溪一个人。

  姜眠蹙眉道:“就是……感觉他有些喜欢我,但又没有那么喜欢?我也说不清楚,不知道该怎么表述。”

  常溪津津有味地吃着,同时充当姜眠的感情军师,“举个例子?”

  “比如哪些时候你觉得他有些喜欢你,哪些时候又觉得他没有那么喜欢你。”

  姜眠双手托着腮,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慢慢回答常溪:“他出差的这几天,因为我失眠,他每晚都会和我开视频,守着我睡觉,等我睡着了他帮我远程关灯,再把视频挂掉。”

  “他记得我不会游泳,昨天晚上我不小心把戒指掉到泳池里了,家里当时没别人,我就自己下泳池去找戒指,刚巧被出差回来的他看到,他直接跳下水把我抱起来了,我当时很……”

  “心动?”常溪看向姜眠。

  姜眠咬着嘴巴点头。

  不止是心动,还很想哭,但并不是难过的想哭。

  “还有吗?”常溪问。

  姜眠继续说:“前段时间我脚伤好了后去拍婚纱照嘛,他偷偷给我准备了平跟鞋,每次拍完他都会直接抱着我到休息区,不让我自己走路,中午要跟他一起去吃饭的时候,他把平跟鞋拿出来,亲自蹲在我面前给我换鞋。”

  “还有我脚受伤那一周,他一直在家陪我,充当我的双脚,我要去哪儿他都会抱我去,我很怕麻烦他,但是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反而看起来很享受?”

  吃着东西的常溪笑出声,打趣道:“动不动就能抱抱老婆和老婆贴贴,他当然享受。”

  姜眠:“……”

  “啊还有,”姜眠想起下雨那晚的事,告诉常溪:“之前有天晚上打雷下雨,他特别敏锐地察觉到了我反感打雷,明明他在睡觉,但是却能在我要抬手捂耳朵的时候比我先一步帮我捂住了耳朵。”

  常溪掀起眼皮来,若有所思了片刻。

  姜眠还在说:“还有很多特别小的细节,很多很多,有时候我都分不清他是在和我培养感情,还是真的有点喜欢我,所以才总这样照顾我体贴我。”

  常溪其实很好奇秦封做了什么,能让姜眠觉得他没有那么喜欢她。

  “那他让你觉得没有那么喜欢的事呢?”

  姜眠没有立刻回答。

  她像是羞赧,不好意思开口,迟迟不语。

  常溪大胆猜测:“不会是夫妻间的大和谐并不和谐吧?”

  姜眠的脸彻底红了个透。

  “妈耶……”常溪不敢相信,“怎么会不和谐?我想不通。”

  姜眠很小小声地说:“就是,我和他会接吻嘛,然后昨晚吻的比较……我感觉到他有反应的,但是他没继续。”

  她说到这里,双手捂住了脸,女孩子害羞的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钻出来:“你不是说有爱才会有性吗?既然他能那么果断地中止,毫不留恋地退开,应该就是没有多喜欢我吧……”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让你觉得他没那么喜欢你的事。”常溪问。

  姜眠捂着脸摇摇脑袋,两只耳朵红通通的。

  常溪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们眠眠是真的对爱情这玩意儿不开窍。

  “眠眠,”常溪语气正经地对姜眠说:“除了我说的有爱才会产生性那点,还有一种情况。”

  姜眠慢慢把手挪开,清澈的眼眸亮晶晶地瞅着常溪,宛若一个认真听老师讲课的好学生,问道:“什么情况?”

  常溪和姜眠对视着,一字一句地告诉她:“爱是克制。”

  姜眠皱眉疑问:“啊?”

  “他也许正是因为爱你,所以才努力克制着冲动,没有往下进行。”常溪说。

  “为什么要克制?”姜眠不解。

  “可能因为……觉得你不喜欢他?”常溪一语中的。

  “而且这种事,怎么说……我个人觉得很神圣,需要两个人互相喜欢,喜欢到愿意把自己交给彼此,才能做。”常溪发表完自己的见解,又帮姜眠分析:“也许在他那里,你虽然是他老婆,但是你并不愿意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他,所以他才没有碰你呢?”

  姜眠愣住。

  她突然想起,有次秦封来接她,刚好听到她对一个女生撒谎说很爱他,那晚她和他走在校园里时,她躲开了他的怀抱,还特意跟他说:“我不喜欢你,更不会爱你爱的要死。”

  所以他是因为她亲口说过不喜欢他才……

  “我一开始是不喜欢他。”姜眠小声嘟囔道。

  常溪歪头笑,追问姜眠:“那现在呢?”

  姜眠颤了颤眼睫,轻声说:“现在……喜欢了。”

  常溪眉眼染笑,“那就去跟他说,告诉他你喜欢他。”

  “可是万一,”姜眠没什么底气道:“万一他不喜欢我呢?”

  “眠眠,”常溪轻叹一声,“你能列举出那么多他喜欢你的理由,却只说出来一条他没那么喜欢你的原因,这还不够明显吗?”

  姜眠咬了咬唇,还是很忐忑。

  常溪给她出主意:“那不然你试探试探他,看看他怎么说?”

  “怎么试探?”姜眠对这种事毫无头绪。

  常溪想了想,给姜眠提供了一个办法:“装醉,你假装喝醉了,告诉他你喜欢他,看看他的反应,如果他也喜欢你,那你就是酒后吐真言,他要是不喜欢你或者没那么喜欢你,你就当作酒后说胡话,死不承认。”

  姜眠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点点头道:“好,我试试。”

  “好啦,”常溪起身,笑着拉起姜眠:“走啦,该去忙了。”

  中午的时候,秦封给姜眠发了他的午饭照片,然后又发了一张他戴着有眼镜链的眼镜的自拍照。

  不得不说,秦封很适合这种潮流时尚风格,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他本就显得斯文禁欲,这下配上眼镜链,矜贵雅痞的气质简直显露的淋漓尽致。

  尤其他还偏偏一副漫不经心懒散笑着的模样,又欲又性感。

  姜眠默默把他这张照片保存到了手机里,然后给他发了一个猫咪花痴的表情包。

  秦封刚要给姜眠发“老婆该礼尚往来也送我一张照片”,江澈就率先给他发来微信消息。

  江澈:【阿封,你老婆很不错。】

  秦封眯了眯眼,回了他一句:【用你说?】

  江澈完全不在意秦封这副拽到家的语气,继续道:【改天请你们吃饭。】

  江澈:【你就谢谢你老婆吧,我请你们吃饭完全是你沾你老婆的光。】

  江澈:【老狐狸挺有福气啊,娶了一个好老婆。】

  秦封饶有兴致地回他:【来,说说,我老婆帮你什么了?】

  江澈:【助攻我追我老婆。】

  秦封:【?】

  秦封:【这不像我老婆会做出来的事。】

  江澈乐了半天才回秦封:【我也觉得不像,但她就是做了。】

  秦封更好奇了,【她做了什么举动,居然能帮到你?】

  江澈把早上的事情告诉了秦封,秦封盯着手机屏幕轻啧,他老婆这是羡慕别的女生有男朋友给送早餐吗?

  秦封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下他给姜眠送早餐的可行性。

  约等于零。

  不如想个其他惊喜送给她。

  这天傍晚,秦封下班后就开车往津海大学驶去。

  姜眠刚忙完,正在戴戒指和手镯,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她兴冲冲地从包里掏出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是“杨孟哥”的一瞬间,眼睛里的光就黯淡了下去。

  她还以为是秦封来接她了。

  姜眠点了接通,“喂”了声。

  杨孟站在她在的这栋楼下,淡笑着温声说:“眠眠,我来津海大学了,你还在学校吗?”

  姜眠茫然地眨了眨眼,如实道:“在啊,怎么了?”

  杨孟说:“昨晚没来得及跟你好好说会儿话,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见面聊聊?”

  姜眠本来就是要离开课室下楼的,她便答应:“好。”

  虽然不知道杨孟要和她聊什么,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姜眠和还在忙的常溪打了个招呼,就拎着包率先离开了课室。

  她来到楼下,看见杨孟后,走过去问:“杨孟哥,你要跟我说什么?”

  杨孟笑了笑,“就随便聊会儿天,我走的这两年咱俩都没怎么联系。”

  “啊……”姜眠抬手拢了拢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点尴尬。

  气氛很沉默,杨孟不说话,姜眠也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

  她和杨孟认识多年,两个人的关系还行,但也没有多亲,只是之前总是一起坐车上下学,很熟而已。

  须臾,杨孟问了姜眠一个让姜眠感到很奇怪的问题。

  他问她:“你喜欢秦封吗?”

  姜眠不懂杨孟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个,但她如实告知了对方:“喜欢。”

  杨孟稍愣,似是没想到姜眠会这样回答。

  更让他出于意料的是,姜眠居然喜欢上了某个人。

  那个曾经对爱情敬而远之,对每一个向她告白的男生躲避不及,把自己包裹在坚硬躯壳里的女孩子,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秦封打开了她的壳,而她允许他进入她的心。

  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杨孟才问:“他对你好吗?”

  姜眠弯眸笑起来,毫不犹豫地说:“学长对我特别好。”

  秦封拿着要送姜眠的鲜花走过来时,就听到杨孟在问姜眠他对她好不好。

  然后,他看到姜眠浅浅扬起笑,回答对方:“学长对我特别好。”

  秦封勾唇笑了下。

  “老婆。”他喊她,同时继续迈步朝她走去。

  姜眠听到秦封的声音,回头望过来。

  她的眼睛落在他拿的这束花上,目光里满是惊喜。

  “你这次买了蔷薇啊!”她语气雀跃地说。

  秦封把这束红蔷薇送给姜眠,姜眠立刻抱进怀里,爱不释手地轻轻碰了碰其中一朵花。

  他搂住她的腰,旁若无人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而后垂眸笑问:“回家?”

  “嗯。”姜眠有点羞赧地莞尔点头。

  秦封撩起眼皮看了杨孟一眼,嘴角轻翘着漫不经心地说:“再见,杨先生。”

  说罢就拥着姜眠转过身,和她一起沿着路往前走去。

  姜眠还在很开心地对秦封说:“学长,这是你第一次买蔷薇诶!”

  “喜欢吗?”秦封低头看向她,问道。

  “喜欢啊,”姜眠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她轻声重复:“喜欢的。”

  秦封话语温柔道:“那以后我多给你买蔷薇。”

  “好啊。”姜眠欣然应允。

  “老婆。”秦封突然停下,搭在姜眠腰上的手微微用力,把人往他怀里带了带。

  他垂眸凝视着她,低低地缓声问:“你知道红蔷薇的花语是什么吗?”

  姜眠还真不清楚,她眨了眨眼,好奇道:“是什么?”

  秦封深深地望着她,一字一句地告诉她:“热恋。”

  “是热恋。”他说。

  姜眠的心脏蓦地停跳半拍。

  她怔怔地仰头看着他,心跳扑通扑通地震着耳膜。

  他注视着她的眼神让她恍惚间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对她说——老婆,你收了我送你的红蔷薇,就要跟我热恋。

  姜眠被他撩拨的心慌意乱,甚至都做好了答应他的准备。

  但秦封只是倏地笑了下,什么都没提,继续搂着她往前走去。

  她居然有些失落。

  “今晚陪我看电影吧,老婆。”他突然邀请她,“就看你前几天独自看的那部。”

  姜眠感觉自己的心情跟坐过山车一样,不断地跌宕起伏着。

  她讷讷点头,答应:“好。”

  须臾,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主动提议:“要喝点酒吗?一边看电影一边喝酒。”

  秦封挑了挑眉。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要喝酒。

  有些反常。

  不过秦封没有拒绝,而是按照她的意思应允下来:“当然可以。”

  他想知道,她突然提议喝酒是要做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