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高糖04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4章 高糖0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高糖04

  秦封缓缓眨了两下眼睛,而后抬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

  他露出温和的笑容,慢条斯理地问:“老婆你在说什么?”

  姜眠被他这声“老婆”弄得霎时脸红耳热。

  今晚在秦宅他当着秦家所有人的面儿说那句“我老婆是来拯救我的”时,她心里倒是没有太大感觉。

  这会儿只有他俩单独相处,他冷不丁冒出一句“老婆”,让姜眠很不知所措。

  姜眠其实在话说出口后也觉出了不合适。

  秦家的情况她之前只是有所耳闻,今天才终于对“秦家很复杂”这句话有了真切的感受。

  秦封说他的公司要破产是假消息,大概率就是糊弄家里那群虎视眈眈盯着他的人的。

  而现在,他做的戏还没落幕,她要是因为他的公司不需要注资就和他离婚,就会打破他的计划。

  所以离婚肯定是行不通的。

  她需要配合他,需要继续做他的秦太太。

  她抬眸看向他,和正盯着她看的秦封目光相撞。

  一瞬间,姜眠莫名被他的视线所威慑到。

  可明明他那一双桃花眼微弯,笑容温和。

  她的嘴巴有点不受控制,声音也变轻了几分,带着一点小心翼翼问他:“我说……我今晚睡哪间卧室啊?”

  秦封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但表情很快就变得失落,语气也很低落:“这才新婚夜,老婆就要跟我分房睡吗?”

  又是一句“老婆。”

  姜眠浑身都要烧起来了。

  她的脸颊上飞快地漫了一层红晕,浓密长翘的眼睫轻轻颤动着,恍若蝴蝶振翅欲飞那般。

  姜眠的脑袋开始宕机,她吞吞吐吐地说:“啊……这……我……”

  最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秦封,姜眠只好求饶似的小声喊了他一声:“学长……”

  她想让他放过她,别再闹她了。

  可他偏不。

  秦封忽的笑了,他的薄唇上翘起好看的弧度,慵懒散漫的嗓音中夹杂着几分调戏:“换个称呼,老、婆。”

  最后两个字刻意加重了语气,似乎在赤·裸·裸地提醒姜眠,她该换成什么称呼。

  姜眠被他闹得满脸惊慌羞赧,眼神飘忽着,根本不敢再看他一眼。

  秦封没有固执地等姜眠叫他“老公”,他说完停顿了几秒,就深深地沉了口气,率先起身,低声对姜眠说:“走吧,带你上楼去卧室。”

  “好……好的。”姜眠连忙站起来,跟在秦封后面。

  她的行李箱还放在墙边,秦封走过去提箱子。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姜眠也跟着他走了过去。

  秦封拎着箱子一转身,差点和姜眠撞在一起。

  他低头看着凑上来“投怀送抱”的她,忍不住笑了声,语气无奈:“我过来给你拿箱子,你跟过来干嘛啊?”

  姜眠懵懵地红着脸摇头,她轻咬嘴唇没吭声,其实是不知道要回他什么。

  她这会儿有一种喝醉了的混沌感,觉得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大脑很迟钝,完全无法做出反应。

  可是,她明明也没喝几杯酒,她的酒都被秦封挡下来,由他代喝了。

  姜眠跟个小尾巴一样随着秦封上楼去了卧室。

  在推开门摁开灯的一刹那,不仅是姜眠,就连秦封都意外地顿在了原地。

  宽敞舒适的卧室中,kingsize床上洒满了玫瑰花瓣,甚至还在床中央用花瓣摆了个爱心。

  床头上贴着囍字,床头柜和台灯上也都有明晃晃的红囍字。

  就连床上的四件套,都弄成了大红色,看起来格外喜庆。

  姜眠:“……”

  秦封:“……”

  秦封率先打破这份尴尬的沉默。

  他解释说:“我今天让秦宅里的女管家带人过来收拾了一下房间,不知道她们会这么贴心地弄这个。”

  秦封确实让人过来整理了一下家里,但也确实不知道卧室被装扮成这个样子了。

  姜眠讷讷地“啊”了声,说:“没事。”

  “她们也是好心。”她善解人意道。

  两个人进了卧室,秦封带姜眠推开了通往衣帽间的门。

  他领着她踏入衣帽间,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他的衣服和配饰,还有皮鞋。

  也有一些情侣睡衣和女性的裙子首饰包包高跟鞋等。

  大概是他特意让家里的管家给她准备的。

  这个特别大的衣帽间里放置着一个很漂亮宽敞的梳妆台,上面只有几排各大知名品牌的口红,剩下的地方都空着,仿佛在等女主人填满它。

  秦封随手拿了一套情侣睡衣中的女款递给姜眠,对她说:“你先去洗澡吧,我把床上的东西收一下,行李箱里的衣服明天让人来给你整理。”

  姜眠接过这套睡衣,乖乖地点头应:“好。”

  等他率先走出衣帽间,她先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堆化妆护肤的东西放在梳妆台上。

  在卸妆前,姜眠把手腕上的这对翡翠玉镯摘下来,放进盒子里收好,不打算再戴了。

  她卸完妆,又从行李箱里找出贴身衣物,这才转身去了卧室里自带的卫浴间。

  怕从卧室路过时被秦封看到,姜眠特意把贴身衣物裹在了睡衣里面藏好。

  这个干湿分离的卫浴间空间很大。

  姜眠选了在浴缸泡澡。

  她敷着面膜,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又将头发慢慢吹干梳顺,最后洗脸刷牙,然后才出去。

  秦封已经把床上的玫瑰花瓣收拾干净了,但是贴在房间各处的红囍字,他一个没摘。

  此时他正坐在床边,单手摁手机,领带被他扯了下来,缠绕在手上把玩。

  领口的扣子散开,隐约露出性感的锁骨。

  姜眠张了张嘴,想喊他“学长”,又怕他再次调侃她,最后索性没给他冠任何称呼,直接说:“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女孩子的声音有点轻然,听起来乖乖的。

  秦封抬眼瞅过来,姜眠穿着粉色的丝绸质地睡衣,半干的长发柔顺地披散开,没有化妆脸白皙透亮,肌肤细腻干净。

  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扑闪着,清澈的目光显得格外单纯无辜。

  活像一只可人的小兔子,让人有点忍不住想要欺负她。

  秦封神色如常地收回视线,嘴角浮着淡笑应:“好。”

  他放下手机,扯开缠在手上的领带,又随手摘了眼镜,这才起身去了衣帽间拿衣服,然后踏进浴室。

  姜眠在他进了浴室后无意识地松了口气。

  她把他的领带收起来拿回衣帽间,随即开始自己收拾行李箱里的东西。

  秦封洗完澡出来,发现卧室没人。

  他凭借直觉来到衣帽间,就看到姜眠已经自己把她的行李收拾的差不多。

  衣服分类整理放进了衣橱格,包包摆在了包包台上,首饰放在了首饰格,梳妆台上的化妆护肤用品也被她分门别类弄得整整齐齐。

  秦封有些无奈,“不是告诉了你明天让人帮你收拾吗?怎么还是自己弄了?”

  姜眠扭脸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身上穿的是情侣睡衣的男款,墨蓝色的。

  她平静地挪开目光,神色自若地认真回他:“没事可做,就整理出来了。”

  姜眠说完,起身把空出来的行李箱放到放置行李箱的地方。

  倚靠着墙歪头瞅她的秦封语调略倦地含笑道:“收拾完了就过来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姜眠眨巴眨巴眼,脸颊悄无声息地染了薄薄一层绯色。

  她点点头应:“好。”

  她慢慢走过去,跟着秦封回了卧室。

  姜眠有点局促地躺到床上,秦封随后也撩开被子躺在了另一侧。

  旋即,灯被他关掉。

  姜眠很礼貌地对他轻声说了句:“晚安。”

  秦封似乎笑了声,只“嗯”了下。

  姜眠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还是不太熟的男人。

  虽然……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他在她心里就是特别正直善良的那类人,她不觉得他会突然对她做什么,但这样和他一起躺着,甚至能听得到他的呼吸,还是让她很无所适从。

  她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这样的夫妻生活。

  姜眠一动都不动,闭上眼睛就催眠自己赶紧睡着。

  睡着了就不会尴尬了。

  她平常在家都会抱着有100厘米高的兔子玩偶睡觉。

  从小到大,姜眠每晚睡觉都需要抱个东西在怀里才觉得舒服,这已经成了她刻在骨子里改不掉的习惯。

  今晚突然没了可以抱着睡的玩偶,姜眠心里还怪别扭的。

  最终,她只能默默地揪住被子一角。

  须臾,秦封侧过身来低声问她:“你明天有什么安排?”

  姜眠睁开眼,手指还揪着被子,小声说:“要回学校忙毕设的事情。”

  “那我顺路送你。”他的嗓音也更低了些,两个人像在说悄悄话。

  姜眠稀里糊涂地答应:“好,谢谢……”

  习惯叫出口的“学长”没能喊出来,她的话就停在了第二个“谢”字上。

  姜眠以为自己今晚会很难睡着。

  可事实却是,她没几分钟就陷入了昏睡。

  而后很快睡熟,因为秦封小声喊她,她都没再应答。

  秦封侧身瞅着她,清晰地感受到了她清浅的气息,她的一呼一吸他都真真切切地听到了。

  他今晚根本没醉。

  姜眠不知道他酒量大得很,家里那些人也没摸透他的酒量。

  他擅长伪装,跟那些人装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在她面前装醉,还是第一次。

  秦封故意借自己“醉酒”跟她吐真言,告诉了她,他的公司其实好好的,并没有要破产。

  他就是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却没料到,她会无比认真地问他要不要去离个婚。

  离婚……是不可能的。

  他在领证之前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说不后悔。

  秦封伸手轻轻握住她的。

  姜眠睡着后,攥着被子的手已经无意识地逐渐松开。

  秦封特别小心地执起她的手,放在嘴边很轻很温柔地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仿佛生怕惊醒她。

  “晚安,老婆。”他低喃。

  你要早点喜欢我,好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