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婚后43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43章 婚后43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婚后43

  因为昨晚被秦封闹了不止一次,姜眠早上根本没能起来。

  秦封一个人下楼来吃早饭时,在场的长辈没有一个人问他姜眠怎么还没醒,只有单纯少年季星朗,没有见到姐姐起来吃饭,很关心地问了句:“姐夫,你不叫我姐起来吃饭吗?”

  餐桌上一片安静。

  不过秦封倒是挺淡定自然,他笑着回:“你姐最近不忙,好不容易能睡懒觉,就让她好好睡吧。”

  苦逼的高中生季星朗非常羡慕:“我也想天天睡懒觉。”

  “好想赶紧高中毕业上大学,等我上了大学就能每天睡到自然醒了。”

  秦封忍俊不禁,“天真了弟弟,大学也有早课的。”

  季星朗:“……”

  “甚至有时候周六也有课要上,”秦封继续说:“如果周六的课刚巧在上午一,会很痛苦哦。”

  季星朗:“……”

  吃过早饭,秦封去公司,季星朗去学校。

  秦封顺路开车送季星朗过去。

  在路上两个人聊了些和车有关的话题,到了高中校门口,季星朗下车后又敲窗。

  秦封摁了按键,车窗缓缓地自动落下来。

  少年穿着校服制服,单肩挎着书包,弯腰对车里的秦封说:“差点忘了说,姐夫,我姐这个月28号生日。”

  秦封其实早就知道,但他不动声色地回了好心提醒他的季星朗:“好,我知道了,谢谢弟弟。”

  等季星朗进了学校,秦封重新启动车子,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他之所以让姜眠这几天回姜家住,就是想支开她,好给她准备生日惊喜。

  姜眠快中午才醒。

  家里只剩岳鸿庭还在,其他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姜眠洗漱完穿好衣服下楼来,喝了杯温水。

  扭脸看到岳鸿庭自己在对棋,她走过去,和外公玩起了黑白棋。

  祖孙俩一边玩一边聊,后来说起她结婚这件事,姜眠有些好奇地问:“外公,你当时为什么非要让我嫁给秦封?”

  岳鸿庭淡淡道:“不是非要让你嫁给他,是想给你找个对家庭负责任的好丈夫,而他符合。”

  “可是,”姜眠很不解:“你怎么就知道他会是一个对家庭负责任的好丈夫呢?万一他不是……”

  岳鸿庭掀起眼皮瞅了外孙女一眼。

  姜眠长得很像她妈妈姜媛,身上有一种很温柔的气质,但长相又很明艳。

  “你外公看人还是挺准的,毕竟比你多吃了五六十年的盐和米。”岳鸿庭顿了顿,继续道:“秦封这人可以依靠,以后有他护着你,外公放心。”

  姜眠缓缓眨了下眼,思绪有些漂浮。

  下一秒就听到岳鸿庭说:“眠眠,你又输了。”

  姜眠瞬间回过神来,她看着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坦然地接受了自己输棋的结果。

  吃午饭的时候,姜眠跟岳鸿庭说:“外公,今天下午我就不在家陪你了,约了我婆婆一起逛街。”

  岳鸿庭点点头,“不用在家陪我。”

  说完又重复:“我不用你陪,你忙你自己的事。”

  长辈总是这样,嘴里说着不用陪,但孩子不回来又天天在嘴边念叨。

  姜眠笑笑,不反驳他,只说:“我要在这边住好几天呢。”

  岳鸿庭叹气,温声道:“住着吧,在自己家里想住多久住多久。”

  姜眠约了封婕在商场碰面。

  封婕到商场之前,姜眠先去了趟花店,但却没有买任何花出来。

  封婕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两鬓的长发被向后梳起,用一款简约的鲨鱼夹固定住,气质温柔又典雅。

  姜眠一见到封婕就弯眉笑起来,她声音甜软地喊:“妈。”

  封婕也很开心,笑语盈盈地问:“眠眠今天怎么想起来找妈妈逛街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姜眠有点赧然道:“就是想起来这两个月只有每个月回家吃饭时才能见你一面,所以想多陪陪你。”

  封婕说:“其实我也想过约你,但是之前听阿封说你在忙毕业的事,每天都挺累的,就一直没约你出来。”

  姜眠唇角轻翘道:“前段时间在搞毕业设计的作品……哦对了!”

  姜眠从包里翻出一个首饰盒来,她打开盒子,里面是那条她自己制作的天鹅心项链。

  “这个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姜眠将项链递给封婕,“也是毕设作品之一,送给你。”

  封婕看着这么漂亮的项链,特别受宠若惊。

  她欣喜地接过来,非常高兴道:“真好看啊,怎么制作的这么漂亮。”

  姜眠浅笑说:“我觉得会很衬你。”

  封婕爱不释手,当场就让姜眠帮她戴上了这条项链。

  而今天姜眠胸前佩戴的胸针,正是她送给秦封的那枚大雁胸针的情侣款。

  婆媳俩在商场里不紧不慢地逛,买了些衣服,又买了两双鞋子和几个包包。

  后来两个人找了家店坐着休息,封婕主动提起生孩子的事,对姜眠说:“眠眠,你还年轻,生孩子这事不着急,家里不会催你,你也不要有心理压力。”

  姜眠笑着点头,乖巧地应:“嗯。”

  “而且我听阿封说你想开珠宝首饰店,做自己的独立设计品牌,肯定会很忙,要照顾好自己,别累坏了。”封婕关切道:“如果有需要妈妈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姜眠莞尔说:“好,我知道了,谢谢妈。”

  聊完姜眠,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到了秦封身上。

  渐渐地,姜眠就和封婕说起了秦封画画的事。

  “我那次在封哥的房间里看到有很多美术大赛的奖牌和奖杯,才知道他画画很厉害。”姜眠弯唇笑道。

  提到这个,封婕轻轻叹了口气。

  “阿封很喜欢画油画的,他从五岁开始学,一直画到十八岁。”封婕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语气变得轻然起来,“他在这方面也很有天赋,我甚至一度觉得,阿封长大后会走画画这条路,成为一个随心所欲的艺术家,画自己喜欢的画,到世界各地去采风旅游,然后继续画更多有灵魂的作品,开办属于他的画展。”

  姜眠直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也没有着急地问问题,而是安静听封婕继续往下说。

  “但是他十八岁的时候,放弃了艺考,也放弃了油画。”封婕低头慢慢地搅着咖啡,接着对姜眠吐露:“他父亲去世了,因为一场猝不及防的急症,病发的快,人突然就这么没了。”

  “景盛当时陷入了危机,各处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这块蛋糕,我一个人勉强稳住局面,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力不从心。”封婕笑了笑,“就在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阿封推开了书房的门,和我聊了聊。”

  “我是那时才突然发现,阿封不止在画画上有天赋,他很像一个天生的掌舵者,有着与生俱来的属于掌权人的头脑。”

  “景盛最终安然度过了那次的危机,所有人都觉得,是我保住了公司,其实不是的,是阿封护住了他爸爸的心血,而他当时才十八岁。”

  “也是从那会儿起,他不再画画,收起了所有画画的工具,只认真读书学习。那年他没参加艺考,也没出国念书,读了本地的津海大学,阿封大学没毕业就开始深入了解公司内部的情况,研究生在读时就已经在慢慢从我手中接手管理景盛了。”

  封婕只要一想起丈夫的去世彻底改变了儿子的人生方向,心里就总觉得很遗憾。

  因为她清楚现在的工作,不是秦封最想要的。

  他本来可以选择另一种生活。

  原来是不得已放弃过画画。

  怪不得那天她问他为什么画室里的画都收起来了,他不愿意多谈。

  是因为涉及到他父亲啊。

  可是……

  姜眠蹙起眉轻声开口:“封哥还在画画啊。”

  封婕很震惊也很意外,她望着姜眠,似乎是不敢相信,“真的吗?”

  “真的啊,”姜眠说:“我前几天还把封哥给我画的那张油画发到朋友圈了。”

  “啊!我选的分组可见……”她有点不好意思道:“只有我的朋友们能看到。”

  姜眠立刻拿起手机,在相册里找到秦封给她画的那张油画,将手机递给封婕,让她看这幅画。

  封婕盯着这幅画看了良久,在视线落到画的右下角看到秦封的落笔“f,20170520”时,眼眶一下就红了。

  这是秦封平常画画时的习惯,写个字母f,再记录下画画的日期。

  她眼睛里盈着泪光,却笑的很开心。

  “妈,你不要担心啦,”姜眠温柔地安抚封婕,浅笑着告诉她:“封哥现在依然在做他喜欢的事,他没有放弃他热爱的东西。”

  封婕点点头,十分欣慰道:“那就好。”

  要从商场离开时,姜眠拉着封婕进了她之前去的那家花店。

  老板一见到她就拿出了她暂存在店里的鲜花。

  “这是您之前买好存在店里的花。”老板小姐姐笑着对姜眠说。

  姜眠接过来,然后转手就把花递给了封婕。

  “妈,给你,”她嘴角扬着,声音清浅:“这是送你的。”

  封婕被姜眠的细心和体贴感动到,她很惊喜地接过这束康乃馨,“谢谢眠眠。”

  这晚睡觉时,快要睡过去的姜眠闭着眼抱着秦封轻声咕哝:“老公,谢谢你还在坚持画画。”

  秦封低叹,吻了吻她的唇瓣,温柔地呢喃:“是我该谢谢你,姜眠。”

  虽然你并不知晓,但确实是你让我重新拿起了画笔。

  5月27号晚上,姜眠和秦封在姜家吃完晚饭就开车回了家。

  到家后他却没有让姜眠下车,而是在私家车库里,在只有他们的车中,很放肆地把姜眠欺负了一通。

  最后姜眠被他抱着回了二楼的卧室。

  两个人直接进卫浴间洗澡,又折腾了许久。

  等到他终于肯放过她,已经接近零点。

  姜眠换了件黑色的吊带睡裙。

  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闭着眼昏昏欲睡,秦封却总捣乱,胡乱地亲着她,就是不肯让她好好睡个觉。

  就在姜眠要冲他闹脾气的前一刻,他突然停止了他的恶作剧般的行为,下床离开了卧室。

  姜眠困得厉害,也没开口问他去做什么。

  应该是去倒水喝吧。她这样想着。

  须臾,就快要睡着的姜眠听到秦封推开门回来的声音。

  然而下一秒,她突然被他从床上抱了起来。

  姜眠猝不及防,霍然睁开眼。

  她看着抱着她径直往外走的男人,茫然地问:“你要抱我去哪儿啊?”

  秦封大步流星地公主抱着姜眠来到画室门口,将她放下。

  “准备好了吗?”他低声笑着问。

  姜眠这才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意识到不对劲。

  她讷讷地点点头。

  在她点头的时候,时间跳转到了5月28号零点。

  同一时间,秦封转动门把手,慢慢推开了这扇门。

  姜眠望着画室里的一切,蓦地睁大眼眸,目光震惊地僵在原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