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66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66章 66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章 66

  2020年的3月20号,秦封和姜眠领证三周年。

  虽然是周五,但秦封没有去公司,而是让杨浚开车送他和姜眠去了江澈家开的那家私立医院。

  昨天他就帮姜眠预约了妇科医生。

  今天是专门过来检查姜眠有没有怀孕的。

  最后两个人被医生告知:“秦总,秦太太,恭喜你们,要做爸爸妈妈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姜眠听到医生亲口告诉他们她怀孕的消息,还是不免激动起来。

  她抓紧秦封握着她的那只手,本来神色紧张的脸上瞬间绽开笑容。

  随后医生就嘱咐他们:“秦太太目前怀孕半个月,一切都还不太稳定,要稍加注意,不要剧烈运动,饮食最好清淡些,营养均衡就好,不用过度补充营养。”

  秦封全都认真记在心里,应道:“好的。”

  医生又对姜眠说:“我给你开点叶酸。”

  姜眠点头,“好。”

  等从医生的科室出来,秦封把医生开的药单递给杨浚,让杨浚去药房排队取药。

  而他牵着姜眠的手,不紧不慢地往一楼大厅走。

  江澈正好迎面走来,叫住他俩问:“怎么样?怀了?”

  秦封挑眉笑,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说:“嗯,医生说有半个月了。”

  江澈温和地笑说:“恭喜啊!”

  然后又开玩笑:“这不得请大家吃饭庆祝一下?”

  秦封很好说话地答应:“今晚来我家。”

  江澈眉梢微抬,“行。”

  离开医院上车后,秦封立刻就掏出手机,迫不及待地给家里报喜。

  他先是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外公岳鸿庭,岳鸿庭让他们晚上回家吃饭,秦封向老人说明了今晚和朋友们约好,等明晚就带姜眠回家。

  然后秦封又给母亲发消息,告诉母亲她要当奶奶了。

  正在逛街的封婕非常惊喜,问他和姜眠什么时候回家,于是秦封和母亲定了后天回家。

  秦封在联系随遇青和在2018年秋天就已经回国的林冬序时,对姜眠说:“老婆,你约一下明晴,看看她晚上来不来家里。”

  姜眠眉眼弯弯地浅笑道:“在约啦。”

  秦封没有单独私聊这两个发小,而是在四人群聊里艾特的他们。

  秦封:【阿随阿序今晚来我家吃饭。】

  秦封:【阿序带上家属一起来。】

  秦封之所以说让林冬序带家属,是因为林冬序去年就结婚了,而且现在他的老婆程知已经怀孕三个月。

  林冬序是他们这几个人中最晚谈恋爱的人,也是恋爱时间最短就结婚的人。

  当初林冬序在英国说,他想找一个能聊得来的女朋友,姜眠说他需要的是灵魂契合的对象。

  谁能想到,那个与他灵魂契合的人,在他回国后就遇见了。

  兄弟四人当中唯一一个还没结婚的随遇青看到秦封特意艾特林冬序说带家属,很不服气道:【哥你为什么单单艾特序哥,我就不能带家属吗?】

  秦封回他:【你要是有也可以带啊。】

  潜在意思就是,谁让你没有呢。

  这会儿正在酒店总统套房大床上的随遇青扭脸看向躺在他身侧捧着手机回消息的女人,有一瞬很想问问她愿不愿跟自己参加一场朋友聚会。

  但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须臾,女人坐起来,开始穿衣服,同时对他说:“阿随,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随遇青不动声色地应:“嗯。”

  等她穿好衣服洗完漱再化好妆,随遇青也已经洗漱完。

  两个人从酒店套房离开之前,女人转过身来,勾住随遇青的脖子,仰脸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唇角。

  她笑的风情万种,慵懒的语调尾音轻轻勾起,像在故意勾引他,说:“下次见。”

  随遇青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将打算退离的女人又带回他的怀里。

  他低头,装的一副无害模样,语气像在撒娇:“再亲一下。”

  她轻笑,又微抬下巴,将唇瓣贴在他的薄唇上。

  而后被他转守为攻,压在墙边食髓知味地吻了很久。

  当晚,江澈和常溪这对夫妇第一个到达秦封家,林冬序随后携他的老婆程知出现。

  没一会儿,明晴来了。

  就差随遇青一个,大家开始陆陆续续地落座。

  须臾,门铃响起,孟湘去开门。

  所有人都以为是随遇青来了,结果出现在门口的是季星朗。

  今年已经十九岁的季星朗正在本地上大学,读的是津海大学的王牌专业之一——计算机。

  姜眠还听说季星朗目前是津海大学的校草,有很多女生追他,只不过他都不感冒,现在还是单身。

  也不知道她这个弟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姜眠看到季星朗突然来家里,很诧异地问:“小朗,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季星朗瞅了坐在姜眠旁边的明晴一眼,还没说话,秦封就替他解了围:“是我叫小朗来的。小朗,过来坐,正好就要吃饭了。”

  季星朗便省了解释,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直接在明晴另一边的空位坐下了。

  他之所以会过来,其实是因为爷爷随口提了一句,说今晚姐姐姐夫约了朋友们一起吃饭。

  于是他就给姐夫发了消息,问他们在哪里吃,他能不能来。

  从他出现就小口抿水的明晴放下水杯,低头玩起手机上的消消乐小游戏。

  平常玩这个游戏很厉害的她,这会儿却怎么都打不过这一关。

  旁边的季星朗眼睁睁看着明晴走错好几步,最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偏身凑近她,压低声线说:“晴晴,我帮你打这一关吧。”

  明晴扭过脸,表情冷淡地瞪他,仿佛在生气,小声提醒他:“没大没小,叫姐。”

  季星朗歪了点头,笑望着她,左脸颊露出一颗很可爱的酒窝。

  他非常听话地叫她:“姐姐。”

  但他这声“姐姐”,又和弟弟叫姐姐时的语气全然不同,带点不自知地撒娇和乖巧,仿佛在特意讨她喜欢,会让人浮想联翩。

  明晴语噎地别过头,没理他。

  季星朗的手已经伸到她面前,在她的手机屏幕上灵活地来回滑动。

  男生的手指修长好看,骨节分明,生的十分漂亮。

  明晴有点克制不住地看了好几次他的手。

  这就是握住她手腕那只手,也是捧住她脸颊的那只手。

  甚至,紧紧地拥抱过她。

  脑子里那些和他有关的画面开始胡乱地窜,明晴的脸无意识地染了一层浅薄的红晕。

  就在这时,随遇青终于姗姗来迟。

  他很随意地在季星朗和江澈中间拉了把椅子坐下来,而后眼睛扫视了一圈,有点意味不明地哼笑了声。

  合着今天都有家属,就他自己孤家寡人呗。

  随遇青端起酒杯,对他们说:“来晚了,自罚一杯。”

  说完,他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饮尽。

  姜眠和程知两个孕妇不能喝酒,常溪作为一个还在哺乳期的妈妈也不能喝酒,在场的四位女性,只有明晴可以喝,但由于前车之鉴,她这次也不敢多喝,只敢浅饮两三杯。

  到后来,四个女人挪步到客厅的沙发,几个男人还在桌上边聊边喝。

  季星朗远远地望着明晴,只能暂时忍着要起身去她那边的冲动。

  他还没挨到散场,明晴就起身,跟姜眠打招呼说她先撤了。

  她正拎着包往外走,季星朗也起身,跟几位比他年长的哥哥道别,说得回家了。

  然后就这样顺利地追了出来。

  明晴今天没开车过来,而季星朗恰好开了车。

  也因为要开车,他刚刚在餐桌上滴酒未沾。

  他跑到正在叫车的明晴身边,语气殷切地说:“我送你回去吧。”

  明晴冷淡拒绝:“不用,谢了。”

  季星朗继续坚持:“就单纯地送你回家,我保证不谈别的。”

  “姐姐,”他很乖地喊了她一声,恳求道:“给我一个送你回家的机会吧。”

  也许是酒精上头,明晴没有再继续拒绝他,跟着他上了他的车。

  然后明晴稀里糊涂地和季星朗在车里做了一场很荒唐的事。

  明明她喝的不算多,意识清醒着,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自己不该和他有什么,可她就是矛盾地没办法阻止自己,也抗拒不了他的亲近。

  她就这样要了一个男大学生的第一次。

  明晴觉得自己有点丧尽天良。

  她怎么能去祸害一个小她五岁的男孩子。

  而且这个男孩还是……她闺蜜的弟弟。

  随遇青从秦封家离开时叫了代驾。

  他一坐进后座就掏出手机,找到名为“木宁”的联系人,给对方发消息:【一会儿见吗?】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回他:【可是我们中午才分开。】

  随遇青说:【不够。】

  他随后发:【再见一面吧,木宁。】

  很快,他收到了对方的回复:【酒店房间见,不过我可能会晚些,还在加班,大概要两个小时后才能到。】

  随遇青的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他说:【嗯,我等你。】

  结束了微信聊天后,随遇青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木宁所在的公司老板那儿去。

  半个小时后,突然被老板通知不用加班的木宁出现在了酒店房间。

  随遇青不动声色地问:“不是说要两个小时后才来吗?”

  木宁浅笑着随口撒谎逗他:“工作哪有你重要,我舍不得让你等我太久。”

  随遇青仿佛真的信了她的话,捞过人就要亲。

  她轻轻推拒着他,语气轻快地笑着说出实话:“其实是老板突然大发慈悲,说不用加班了。”

  随遇青勾唇说:“那我得谢谢他,放你早点来见我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