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高糖08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8章 高糖08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高糖08

  秦封停在姜眠跟前,把手中的玫瑰递给她。

  没等表情讷然诧异的姜眠开口说什么,秦封就率先解释:“其实本该昨天就送你的,但是事太多了,没能抽开身去给你选花。”

  “好在今天送也不晚,”他嗓音懒漫地笑说:“结婚快乐,老婆。”

  这束玫瑰有21朵,每一支玫瑰都是他亲自挑选的,花束也是他亲手包的。

  送她21朵玫瑰是因为,今天是21号。

  也因为,她嫁给他成为他老婆的时候,21岁。

  姜眠接过这束不算很多也没有很少的红玫瑰,对她浅浅笑了下,礼貌又乖巧地道谢:“谢谢。”

  姜眠觉得,应该没有女孩子不喜欢这样的小浪漫——他带着一束鲜花赶来接你回家。

  因为这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姜眠感觉浑身的疲累都被冲散了些。

  秦封注意到姜眠没穿早上披的那件小香风外套,而这个时节的晚上温度依然会比白天低不少。

  他怕只穿了一件衬衫的她吹风着凉,便脱下西装外套,给她披在了肩上。

  “啊!”姜眠也是这才想起来,她仰脸看着秦封,说:“我的外套还在工作室。”

  她正想转身上楼去拿,秦封就拉住了她的手。

  “反正也不着急穿,下次来课室时再拿,就别再多爬一次楼了,怪累的。”

  姜眠听了他的话,没有再折回去爬楼拿衣服。

  就像他说的,她确实很累。

  秦封没有松开姜眠,就这样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姜眠也忘了抽回手。

  更准确点说,是她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心里其实很忐忑紧张的秦封见她没挣扎,就这样默许了他牵她手,稍微地暗暗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掌心相贴,不紧不慢地走在校园里。

  须臾,秦封私是想起来什么,忽然开口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该拍婚纱照了。”

  之前敲定这门婚事时,两家长辈就一致商量好了先让他俩领证,然后再慢慢准备婚礼的各种事宜。

  现在证领了,接下来就该拍婚纱照了。

  毕竟往后还要用婚纱照做结婚请帖,举办婚礼也会用到他们的婚纱照。

  姜眠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同秦封商量:“我周一到周五得忙毕设,我们等每周的周六日拍婚纱照行吗?这样正好也不耽误你工作。”

  秦封眉梢轻抬,欣然应允:“好。”

  “那这周六我们就开始拍。”

  “嗯。”姜眠点点头。

  这会儿时间还不算太晚,路上有不少来来往往的学生。

  秦封在津海大学很出名。

  尽管他已经本科毕业近四年,但直到现在,他的名字在津海大学本部也依然会被大家时常提起,而且照片也是广为流传。

  路过十个人,少说也会有七八个能认出他。

  而姜眠又是辨识度很高的美女,不少其他系的学生都知道她是珠宝设计专业的系花。

  这俩人走在一起,还手牵手,更别说女方披着男方的外套,手里拿着一束玫瑰。

  想不让人关注都难。

  于是,这晚津海大学的论坛热闹了。

  比前段时间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秦封的公司要破产还要热闹。

  【珠宝设计专业的姜眠和秦封是什么关系?在谈恋爱吗???】

  【秦封事业正好的时候倒是没谈恋爱,这眼看就要破产了他居然反而有心情交女朋友了,大佬的脑回路真的好难懂!】

  【我听说姜眠家里很有钱哎,就是那个近几年才冲进顶层富豪圈的姜家,姜骁好像是她亲舅舅。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秦学长和姜眠是家里安排的家族联姻啊?】

  【楼上就别欺骗自己了吧?如果是家族联姻,秦封能对女方这么好吗?我当时刚巧路过,亲眼看到他手捧玫瑰等女方,然后又贴心地给女方披外套,还很主动地牵了女孩子的手,这一看就是喜欢啊!】

  【假设,我是说假设——他们真的是联姻,那肯定是女方这边能让他的公司起死回生对吧?这样有求于人的情况下,他对人家好点,比如送送花、牵牵手、披个外套什么的,也都正常吧?】

  【如果楼上推断的是真的,那我就有点看不起他了,我这辈子最看不起靠女人撑事业的男人。】

  【卧槽我刚放大了一下照片,发现他俩的左右手无名指都戴着戒指!这绝对是结婚了吧!】

  【你们看到秦封停在学校门口的车没?汽车界的“西装暴徒”!都要破产了开的车还是奥迪rs7,有钱人破产了也比我们富得多。唉,世界的参差啊!】

  ……

  两个人不说话的时候,姜眠就在脑子里构思她要重新设计的首饰图。

  跟着秦封来到车旁被他松开手的那一刻,她才后知后觉她是被他一路牵着手走过来的。

  姜眠蜷了蜷残留着他掌心温度的手,弯身坐进副驾驶座。

  系好安全带后,她脑袋空空地低头盯着怀里这束花看了会儿,看着看着就默默数了数。

  一共21朵。

  尽管知道应该只是凑巧,但她还是忍不住多脑补了一点——

  在21号这天,他送了21岁的她21朵玫瑰花。

  姜眠这样想着,眉眼不自觉地轻弯,抿着嘴笑了笑。

  他送她玫瑰,她总归是欣喜和高兴的。

  大概是累极了,姜眠在半路就睡了过去。

  秦封将车载音乐音量调小,也逐渐降低车速,生怕把她惊扰醒。

  到家后,他把车停到私家车库,而后下车绕到副驾驶这边。

  秦封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弯腰探进半个身子,动作轻柔地慢慢帮姜眠把安全带松开,随即小心翼翼地抱起她,带她进屋上楼。

  姜眠骨架偏小,看起来小小一只。

  她无比温顺地窝在他怀里安稳睡着,手中还攥着他送的那束玫瑰。

  就在他抱着她一步步往楼上走时,姜眠渐渐有了意识。

  她缓慢地睁开眸子,然后就发现自己在秦封怀里,正被他抱着上楼回卧室。

  本来睡眼惺忪的她登时惊慌地睁大眼睛,神志也霎时清醒无比。

  姜眠挣扎着要从他怀里下来,语气窘迫地小声说:“学长,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秦封非但没把她放下,反而又往上轻轻掂了掂,将她重新抱牢。

  “老婆,”秦封的语调泛着温柔,他垂眸笑望着她,低沉慵懒的嗓音似在诱哄她:“别乱动。”

  “或者……”他不紧不慢地抬脚上了一个台阶,又开始忍不住逗他的小兔子:“你叫我一声老公,我就放你下来。”

  姜眠:“……”

  她和停在这个台阶上的秦封对视着,脸颊逐渐染上薄红。

  下一秒,姜眠在秦封含笑的目光里,淡定地闭上了眼,歪头靠在他肩前。

  假装自己刚才根本没有醒。

  秦封:“……”

  他仿佛被她戳中了笑穴,一路笑着把人给抱回了卧室。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