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阅小说 > 御九天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轰炸机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轰炸机

  “队长!我来!我干掉那个弱逼!”

  “队长,你殿后,这个我来!”

  剩下的两个御兽圣堂主力立刻就主动请战,可维金斯却是微一摆手。

  殿后……之前的曼加拉姆也是这么想的,然后他们的队长就被按死在了板凳上,连出场机会都没有,顺便还收到了一份儿最耻辱的礼物——三比零!

  御兽圣堂,他维金斯可不想再像曼加拉姆那样被摆一道。

  坦白说,折了奎奥和猿暴,维金斯知道御兽圣堂其实已经很难赢了,剩下那两个主力的实力并不突出,也就是普通水准,而玫瑰的实力却是真的很强,这帮人是很另类的存在,如果打到这份儿上都还看不出这一点,还抱有侥幸心理,那就真是蠢货到极点了。

  既然已经很难再获胜,那至少自己这个队长不能重蹈曼加拉姆的覆辙,再说了,面对王峰的挑衅,作为御兽圣堂的队长,作出回应是很自然的事儿,何况若是能亲手揍扁那张讨厌的装逼脸,能亲自制裁这个让圣堂、让联盟大多数人都不爽的家伙,那至少对维金斯自己的个人声望,终归是有不小帮助的。

  没理由把这机会让给两个边缘队员,更没有理由去避让。

  维金斯冷冷的扫了一眼儿神气活现的王峰,缓步上台:“那就如你所愿!”

  队长对队长!

  这放在任何一次圣堂挑战中,都绝对是压轴的重头戏,可放在这里,却似乎显得有些古怪。

  有关玫瑰的资料,或许人们并不了解坷拉乌迪、不了解范特西,但却绝对不可能不了解王峰。

  靠融合符文成名,靠兽人丑闻而吸睛圣堂乃至整个联盟,龙城之战中虽然呆到了最后一层,但却是零杀战绩,听说全程被人保护,压根儿就没动过手,唯一的战绩,还是成名后被人翻出来的、曾经玫瑰与裁决那一战时的枪械师身份。

  枪械师……还是一个只赢过不入流对手的枪械师,魂力好像才刚刚突破虎级,连一个优秀圣堂弟子的平均门槛都没达到,更遑论精英,在所有人的眼里?这丫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战斗型啊!

  可此时此刻?面对的却是龙城排名四十三的御兽队长——魔蚌维金斯,这有可比性吗?

  看台四周的御兽圣堂弟子们在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沸腾起来了?被人二比零的感觉是真的很郁闷,他们现在已经不想考虑太多?只想赶紧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把那些讨厌的玫瑰人踩在脚下狠狠的蹂躏和践踏?一吐胸中恶气!而踩他们的队长?无疑是最过瘾的。

  “十秒,我赌十秒!十秒内那个玫瑰的废物队长就会跪倒在地上大喊求饶,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维金斯队长小心!别给那家伙投降的机会,至少也要把他打个半身不遂?三条腿儿不举?为奎奥和猿副队报仇啊!”

  “没本事还敢狂,这下踢到石板了吧,看你的符文能怎么拯救你!”

  “玫瑰也就一个李温妮,加上一个狗屎运觉醒了的兽人,剩下的都是渣渣!御兽圣堂必胜!”

  武斗场上声震屋顶?接连两场的憋屈,在这瞬间终于得到了宣泄?看台上的圣堂弟子们一个个扬眉吐气、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下辈子的精力全都在这几分钟内全部给宣泄出来。

  赢是一定要赢的?而且还要赢得漂亮,现在站在全联盟风口浪尖上的王峰是块不错的名声踏脚石?这份儿大礼?维金斯收定了!

  维金斯缓缓上场?身上的魂力早在踏足赛场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扬起。

  只见此时的维金斯身体周围有一层淡淡的蓝色魂力覆盖,每往前踏出一步,脚下那坚硬的青冈石地砖便开始微微颤动、龟裂!

  并不是他踩踏得有多巨力,那些地砖的龟裂崩碎是从内部开始的,有一根根宛若活物般的粗大蔓藤从他踩踏过的地底下生长出来,撑破大地、撑破那坚硬的地砖!

  老王看得眯起眼睛,那是……泰坦巨藤!

  并不是所有魂兽师都是携带魂兽的,也并非所有魂兽都必须是‘兽’的形态,无论是操控亡灵、操控傀儡、操控植物等等,都可以统称为魂兽师,而操控这些‘特殊魂兽’的魂兽师,往往也都异常强大,比如九神帝国的通灵师符玉……

  当维金斯走到与王峰面对十米开外的地方站定时,身后的武斗场地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不堪,那泰坦巨藤的体型简直就是大得夸张,除开仍旧还生长在地底的根身之外,光是钻出地面的蔓藤就有足足五六十条,每一条都超过十米长,一两米的直径。

  数十根蔓藤一出来就张牙舞爪的摇动,宛若天罗地网般霸占了半边赛场,虽说这些蔓藤的动作看起来稍显缓慢笨拙,但这可怕的体积若是完全展开,只怕已经足够覆盖全场!植物类魂兽最是坚韧神力,所谓一力降十会,便是之前横扫龙猿的黄金比蒙,遇上这种恐怕也绝对讨不了好。

  看台上直接就疯狂了,如此阵势对付那个看起来单单薄薄的王峰,简直就是大炮打蚊子,杀鸡用牛刀,万万没有输的道理!

  四周欢呼声震天,维金斯却朝四周微微压了压手。

  “听说你是个枪械师?”维金斯淡淡的看着王峰,从对方进入御兽圣堂那一刻起,他就一直被嘲讽,斗嘴处于下风,可现在总算是轮到自己实力打脸的时候了,如果抛开对接下来对局胜负的担忧,这一刻的感觉还真是挺不错的:“真不凑巧,枪械对我完全没用。”

  这还真不是吹牛逼,泰坦巨藤这种植物类魂兽,体积庞大,最不怕的就是魂力子弹,就算站那里让你打,把同级别的枪械师累死了估计也还没打掉两根儿藤。

  “那都是世人对我的误解……”可老王却笑了笑,伸手一招:“其实我是一个魂兽师啊。”

  嗡嗡嗡嗡!

  只听一阵振翅声响,一团接一团的白色影子从王峰的身上飞了出去,在他身前瞬间一字排开。

  鸟?鹰?不……是白色的蜂,像老鹰一样大的、浑身寒气十足的冰蜂,这家伙……还真是个魂兽师?

  看台四周先是一片讶异,随即便爆发出哄堂大笑声。

  操控昆虫类的魂兽师其实是很强大的,并没有任何人真的敢轻视,当年操控真正冰蜂群的冰灵女王,便曾是这天下间近乎无敌的存在。

  但问题是,那种操控动辄便是以成千上万的数量作为基础,强大的是群体力量,你这才十八只……十八只你能干个啥?虽然这些冰蜂看起来的体型是比一般蜂类大许多,也到了虎巅的层次,貌似还配备了看起来挺漂亮的整齐铠甲,但你就算再大、就算装备得再整齐,你特么也只是冰蜂啊!

  说白来了资质太低。

  这种类型的魂兽,没有绝对的数量优势就是垃圾!

  “作为一个入门级的魂兽师,你要明白一点……”维金斯都忍不住笑了,他伸手遥遥一指:“攻与防,是最基本的要素,你这些东西,根本无防守可言!”

  轰隆隆隆……

  只见地面陡然翻涌,地砖寸寸碎裂崩开,以大地为根基,他身后的所有蔓藤一扫刚才慢吞吞的姿态,全都往前快速的钻了过来,数十根巨藤只刹那间便已对王峰形成包围圈,此时全都高高扬起,对准王峰所在的位置,数十根巨藤无差别的轰击而下!

  这拍击的速度极快,力量更是蛮横无比,单看那巨藤和王峰的提及对比,就宛若是某个巨人伸出五指,要去碾死一只蚂蚁一般!

  轰轰轰轰!

  恐怖的力量砸得整座武斗场都微微摇晃,那几乎覆盖了半场的无差别攻击,根本就没有留给对手任何躲避的空间!

  只见在那无数蔓藤环绕的攻击中心,地面一片狼藉,那些坚硬的青冈石地砖直接就已经被拍成了齑粉,露出下面光秃秃的、被拍出无数深深凹痕的土地,而那个说大话的王峰,连同他那十八只可笑的冰蜂,早已是连尸骨都已经看不到,只怕已经直接和那些地砖一样被拍成齑粉了!

  维金斯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那些小型魂兽或许灵巧,或许也有一些钻空子的战法,但自己不会那么蠢,去和王峰慢慢玩游戏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技巧和灵活统统都是不值一提。

  一力降十会,不堪一击!

  他其实也可以手下留情,但那个王峰实在是太讨人厌了!何况四周看台上那些同窗们的要求是如此的迫切……王峰在圣堂是有一些后台,但战斗就是战斗,就算有人事后追究,自己也只是没有想到堂堂玫瑰的队长会这么弱而已。

  维金斯淡淡的站着,没有口出狂言也没有嚣张跋扈,他知道现场有一些圣堂之光的记者,而这些记者,会把他此刻淡定沉稳的姿态描绘下来,展现给整个联盟……

  而四周的看台则是在安静了一秒之后欢呼出声来:“队长就是队长,哪用得着十秒,一秒就够了!”

  “叫你嚣张,死无全尸!”

  “玫瑰的,你们的队长已经死了!快点出来下一场!”

  哄闹的现场一片沸腾,场边的阿西八张大了嘴巴,坷拉和乌迪则是脑子一热,差点就要直接冲上场去,却被温妮和玛佩尔一人一个直接拽住。

  “激动个啥?”温妮哭笑不得的冲坷拉和乌迪说道:“看天上!”

  两人一愣,赶紧和范特西抬头看天,却见在这武斗场上方数十米的高空中,一只冰蜂抱着老王,连同剩下的十七只,全都毫发无损、优哉游哉的看着下面的维金斯。

  “喂!”老王在天上喊了一声。

  听到这个声音,维金斯脸上那淡淡的笑容微微一僵,何止是他为之一僵,连同整个武斗场看台上的所有圣堂弟子,全都怔住了。

  此时所有人都抬头朝天上看去,一眼就瞧见了那个、那个……卧槽!

  逃过一劫没死也就罢了,可你猜那家伙在干什么?他竟然在冰蜂的保护下,像个大爷似的在那里优哉游哉的嗑着瓜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这也太尼玛嚣张了啊!

  维金斯那自信的淡淡笑容此时也已经变得铁青,他一扬手就想要让蔓藤继续攻击,可却猛然发现了一个相当尴尬的事儿。

  对方悬浮的足有三四十米高,可他的泰坦巨藤,最长的才十五米,还特么没到一半呢!现在那家伙飞在天上,这、这拿什么去打?

  坦白说,不到鬼级的强者是不可能学会飞行的,即便是魂兽师,能飞的魂兽也是相当稀少,能带人飞的就更少了……所以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此时此刻这种尴尬的局面,像这种圣堂弟子间的战斗,再怎么滑溜也总有落地的时候,可这特么直接飞起来的,你怎么搞?

  四周看台上那些圣堂弟子突然就有点傻了眼,泰坦巨藤是维金斯队长最主要的攻击手段,也是他能在龙城诸多强者精英中也排名四十三的依仗,可现在,这最大的依仗直接就被对方废了?

  “摸不到了我吧?”老王开开心心的往下面扔了把瓜子壳儿,顺便还拍了拍手:“正所谓春风吹,战鼓擂,老子的机枪连谁怕谁……”

  只见老王说着,突然食指拇指捏个圈儿,像模像样的伸到手里吹了个口哨:嘘!

  只听刺耳的口哨声中,除了那只抱着老王的冰蜂,其他十七只冰蜂瞬间就全都集合了起来。

  “机枪连听令!”此时的老王宛若手握令旗的将军一般,志得意满的往下一挥手,嘴巴张成‘O’型:“突突突突!”

  坦白说,现场这些魂兽师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倘若真只是虎巅的冰蜂,那还真说不上有多大的破坏力,但这是战魔甲加强版……这些战魔甲最大的作用并不是增强冰蜂的破坏力,而是利用魂力的‘杠杆原理’来替它们节省魂力,给这些冰蜂提供让人难以想象的魂力续航!

  此时空中霎时间魂力涌动,只见那十七只冰蜂身上那战魔甲表面的绿色流光,此时猛然转化为了刺眼的白色,然后四周寒气瞬间大作,所有冰蜂的屁股同时一阵颤动。

  咻……

  那是一枚白色的冻气冰锥,看起来不过手指头粗细,但尖端却锋锐异常,就像是一枚尖头的穿甲弹,蕴含着恐怖的冻气。

  相对于下方泰坦巨藤那庞大的体型,这样一枚冰锥的伤害显然是微不足道的,但若是一百、一千、一万呢?

  空中霎时间弥漫起了一阵白雾!那是十七只冰蜂在发射冰锥时所激荡的寒气,而与此同时,那十七个屁股同时朝着下方张牙舞爪的泰坦巨藤,宛若机枪一般疯狂扫射!

  哒哒哒哒哒哒!

  全场都惊呆了,只见那十几只胖子版的冰蜂,竟然在这瞬间射出了密密麻麻的、数以万计的冰锥!

  可与此同时,维金斯的双臂也疯狂挥动起来,魂力带动下,四周的泰坦巨藤‘嘎嘎嘎嘎’的搭拢过来,只一瞬间,竟里三层外三层的裹成一个宛若椰壳儿般的防御工事!

  泰坦巨藤——树界防御!

  头顶是恐怖的冰蜂攻击,连绵的冰锥宛若成束的暴雨般冲击下来;下方则是层层叠叠的蔓藤防御,宛若树藤结界。

  两相交火,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密集攻击,那椰壳儿似的防御工事表面上有无数树皮炸裂、飞溅,顷刻间便已有七八根儿蔓藤被那密集的攻击生生炸断掉!

  但这防御却足足有好几层,而且表面断掉一根儿蔓藤,立刻会有新的缠绕上来填补,泰坦巨藤的生命力宛若无穷无尽,上面攻得密不透风,下面守得也是滴水不漏!

  再强的续航也有尽时,集火射击了约莫三分钟,空中的那些冰蜂似是已经有点疲了,火力不再像刚才那般强横。

  看台四周的御兽圣堂弟子们忍不住就想要欢呼起来,而处于那树界防御中心的维金斯,透过与魂兽的连接,也是能感受到外界情况的。

  他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

  是的,对方飞在空中,泰坦巨藤是没法攻击到,但这些冰蜂身着重铠、身体肥大,显然都是变种,光靠那几片儿薄薄蝉翼般的翅膀,是肯定无法一直保持飞行状态的,更别说带着一个人一直飞了!

  就现在这情况,对方攻不破泰坦巨藤的防御,冰蜂却力有尽时,而且攻击得越强横,力竭得也就越快!而等到冰蜂力竭,不得不落下来时,那就是王峰的死期!

  此战,自己赢定……咦?

  嗡嗡嗡嗡!

  那烦人的振翅声突然传入维金斯耳中,让他怔了怔。

  隔着七八层蔓藤的防御,空中的冰蜂声音怎么可能传进来?难道是……

  哒哒哒哒哒!

  还没等维金斯想明白,他的瞳孔猛然一缩,只见一串冰锥突然从蔓藤的缝隙处朝他直射进来!

  “魂盾!”

  毕竟是巫师与魂兽师双修,一个简单的魂盾还是能救救急的,何况维金斯绰号魔蚌,最擅长的就是宛若蚌壳一般的魂盾防御手段!

  十几根儿冰锥直接被瞬间凝聚的魂盾挡住,但毕竟只是魂盾而已,没有泰坦巨藤那种恐怖的防御力,只是十几根儿冰锥,已然射得那魂盾嗡嗡作响、摇摇欲坠。

  好在这里是自己主场,那小小的缝隙立刻就被横伸过来的泰坦巨藤给遮挡住了,将这最里面的一层空间彻底防了个密不透风!

  还好还好……维金斯拍了拍胸口,差点就大意了,这些冰蜂虽然看起来不小,但泰坦巨藤的缝隙更不小,差点就阴沟里翻船……

  咕噜噜……

  还没等维金斯稳住心神,就听到那刚刚合拢的缝隙处,有一个什么东西滚动过来的声音。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定睛一眼,可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差点没吓了个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只见那黑乎乎滚进来的,豁然是一颗轰天雷!

  这最中心的防御空间本就被泰坦巨藤给收缩得很狭小,刚才为了防止冰蜂钻缝,收得就更小了!而在这么小小的一方空间中,被人扔上这么一颗轰天雷……

  我、我去尼玛呀!

  维金斯顿时就有种日了狗的感觉,全身战魔甲的飞行魂兽,竟然还要配备二三十万一颗的轰天雷,而且还扔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这、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两根儿仓促间钻来的蔓藤只刚刚来得及将维金斯的上半身护住,那轰天雷已然在一阵哆嗦后炸开。

  轰……

  看台上的御兽圣堂弟子们还在欢呼着、激动着、加油着,作为魂兽师,他们有着和维金斯几乎相同的判断。

  那些冰蜂力有尽时,而且变种后,过于单薄的翅膀也不可能让它们带着一个大活人去持续太长时间的飞行,冰蜂攻不破树界防御,迟早也会落下来的,那时就是王峰的死期!

  “维金斯队长必胜!”

  “蝼蚁就是蝼蚁!用个魂兽都是虫子这么低级的东西,哪能和我们维金斯队长的泰坦巨藤相提并论!”

  “以为会飞就没事儿了?投机取巧的小人,等死吧你!”

  所有人欢呼着、咒骂着,可突然间一声巨响,只见那椰壳儿似的泰坦巨藤内部猛然有一阵火光冲出来,庞大的爆炸气流让那‘树藤椰壳’整个儿都涨了一圈儿。

  然后就是一股剧烈的焦糊味儿,整个树藤椰壳儿定了定,随即就是一软……

  只见刚才还生机勃勃的泰坦巨藤突然就焉吧了下来,那一根根粗壮的蔓藤就像是面条一样软哒哒的垂下,然后迅速的淡化,消失在空气中。

  这、怎么了?刚才那防御内部的爆炸是怎么回事?这消失的巨藤又是怎么回事儿?

  所有人都惊呆了,在没有出现召唤法阵的情况下,作为魂兽的巨藤突然消失,这种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魂兽受了重伤,无力再战,那自然会被魂兽契约主动召回;而另一种……

  只见原本占满了场地的泰坦巨藤很快就消失无踪,此时的场中硝烟弥漫、尘嚣遮掩,而在那尘嚣的中心处,一个好像刚刚从煤洞里被挖出来的、焦黑的人儿,软趴趴得瘫在地上,口鼻里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维、维金斯队长?

  原本还在群情激昂的武斗场,此时瞬间就是鸦雀无声。

  这是失去意识了吗?怎么败的?刚才那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轰天雷!”

  总有眼尖的人,此时猛然发现了一只冰蜂的腿上,居然拽着一颗黑漆漆的、刺眼无比的轰天雷!

  冰蜂、树藤缝隙、轰天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iyue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