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阅小说 > 大唐孽子 > 第795章 冰火两重天

第795章 冰火两重天

  面包新语作为长安城最大的连锁餐饮店,在每个坊都开设有自己的门店。

  归义坊以前虽然住的都是贫困百姓,但是在坊口也有一间不大的面包新语。

  韦杜两家大规模改造归义坊,把能拆的、不能拆的都给拆了。

  面包新语所在的铺子,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面包新语来说,改造归义坊,是个好事。

  以后这里住的人更高端了,铺子里的生意自然是更加好。

  所以武郭和顾盼盼虽然有点不爽韦杜两家进入房地产行业,跟作坊城抢饭碗,但是也都顺其自然。

  “武郭,你看今天开盘来了多少人?这十点钟才开始卖房子,可是现在已经人山人海了。跟上个月作坊城推出新一期新房的时候的冷清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

  站在刚刚建好,重新开业不到一个月的面包新语归义坊店二楼雅间的窗户旁,顾盼盼一点喜悦也没有。

  哪怕外面进来面包新语买甜甜圈当早餐的人有非常多,她也不开心。

  “姐夫刚从高句丽回来,我们都不想让他闹心!所以谁都没有主动跟他提作坊城里房子滞销的问题。反正府上也不差那么一点钱,哪怕是作坊城的房子一间也卖不出,也无所谓了。”

  武郭天天住在楚王府,自然对李宽的动静比较清楚。

  哪像是顾盼盼,虽然顾家允许她在长安城待着,但是却不能再整天住在楚王府了。

  “话不是这么说,你看这些房子的外观,完全照搬作坊城的设计;就连里面的各种设施,也基本上都差不多。听说就连好多建筑材料的采办作坊,都是同一家。这不是摆明了占我们楚王府的便宜吗?”

  “长安城里,修建的差不多的院子多的去了,也没见哪家人提出什么问题,总不能我们楚王府就这么霸道吧?再说了,这新式的房子,里面使用的不少钢条和玻璃,也是从我们王府的作坊采办的,说起来,我们楚王府也算是从里面挣了一些钱。”

  “你还好意思提这个!要是按照我的想法,那些玻璃就不应该卖给他们,到时候他们建造的房子,哪怕是看起来跟作坊城的差不多,住起来也会有差距。”

  顾盼盼听到武郭提到卖东西的事情,就心中来气。

  在他看来,楚王府今年的表现太多软弱了。

  “盼盼,归义坊以前是什么模样,你也是看到过的。客观的说,韦杜两家出钱从那些百姓手中购买归义坊的土地和房子?价格也算是给的比较公道?改造之后的归义坊,也变得漂亮了很多。不管是对于大唐来说?还是普通百姓?这都是一件好事。

  这几个月,楚王府的商业事情?基本上都是我阿姊在负责。她对王爷的心思可是非常的了解,要不然也不会放任韦杜两家在归义坊顺利的建房子。当然?阿姊背后有没有其他的手段在等着他们?我就不知道了。”

  武郭整天跟武媚娘待在一起,看东西的眼界比顾盼盼还要高那么几分。

  知道李宽一直都在鼓励大唐的工商业发展,只要不违反乱纪,所有的商业活动?李宽都是支持的。

  所以哪怕是韦杜两家的做法明显会损害楚王府在作坊城的利益?武媚娘也没有站出来阻止。

  “算了,我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些人一窝蜂的跑到归义坊买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我偏偏就要去作坊城买房子,明天就去买个一百套?看看那个李宽是不是真的就放任作坊城这么萧条下去不管。”

  顾盼盼作为顾家的独生女,手中可以支配的资金比武郭要多多了。

  反正之前在作坊城买的房子也没有亏本?哪怕是现在再买一百套,她也不是很担心。

  ……

  宣政殿中?李世民在听李忠汇报着最近几个月长安城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昨天长孙家跟韦家、杜家联手组建了一个新的商号,准备收购大通坊的大部分房屋?”

  “是的!由于所有的商号成立?都要到县衙备份?以便征收商税?所以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当然,他们三家也没有准备隐瞒,反而派人在大通坊宣传,让人鼓吹尽快改造的好处。这一次,他们三家提出的方案,不仅是可以把房子卖钱,还可以选择置换一套改造后的房子。

  虽然面积肯定会大大的减少,但是新建的房子是什么样子,大家去归义坊一看就知道了,肯定会比现在住的要舒服很多。所以听说许多百姓都准备选择新的组合方案呢。”

  “这改造老旧的归义坊和大通坊,倒也算是好事,只要他们没有盘剥百姓,倒也不用特别去干涉。”

  虽然李世民对长孙家跟韦杜两家合作心有芥蒂,但是嘴上却是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属下明白!不过有一个情况比较特别,陛下估计会感兴趣。”

  李忠想了想,觉得还是把这事告诉李世民的好。

  免得到时候他们几家斗了起来,李世民怪自己一点预警消息都没有给出。

  “哦?还有什么事情?”

  “就是这归义坊的房屋,从今年中开始售卖以来,短短的几个月就已经上涨了五成,并且房价还在不断的上涨。相反的,作坊城那边的房子,却是陷入了滞销,房价相比年初,已经跌去了三成,甚至还在继续往下跌。”

  李忠说到这里,心中也有点肉疼。

  去年的时候,他也是脑袋瓜一热,去作坊城买了一套房子。

  主要是考虑到自己儿子李耿可能会有需要。

  这交房之后,还没有住过几次呢,现在就听到房价开始下跌的消息。

  多闹心啊!

  偏偏他还不能有任何的感情流露。

  “嗯?什么意思?宽儿不在长安城的这段时间,作坊城的房子就不好卖了?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捣乱?”

  李宽可是这一次出征高句丽最大的功臣,李世民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背后拖后腿。

  “捣乱倒是没有人故意捣乱,顶多就只能说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吧,就是做法有点让人不舒服而已。”

  既然讲开了,李忠干脆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那韦杜两家,倒也是好眼光,知道作坊城依靠独特的建筑设计,赢得了不少人的青睐。但是作坊城远离长安城,却是一个硬伤;所以他们就联手起来收购了归义坊大部分的土地和房屋,重新推到之后,按照作坊城的房子风格进行了修建,一经推出,就风靡长安城。如今,不仅朝廷的不少官员都在归义坊买了房子,许多西市的商家也都在归义坊职业呢。”

  “这么说,韦杜两家,这一次让宽儿吃了个闷亏?”

  李世民有点诧异的看着李忠。

  长安城里,能够让李宽这个家伙吃亏的,除了自己,居然还有别人啊。

  “可以这么说!不过楚王府上下倒是保持了高度的克制,从来没有人去归义坊闹事,甚至韦杜两家试着找楚王府下属的作坊采办材料,也能按照市场价格正常购买呢。”

  “这买房子很挣钱吗?怎么韦杜两家去凑热闹不说,连长孙家也开始掺和了?”

  李世民虽然是个英明的帝王,但是也不是懂王,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属下虽然没有拿到准确的数据,但是韦杜两家在归义坊挣了大钱,却是不争的事实。陛下,不得不说,这一次韦杜两家,还真是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以微小的资金,撬动了整个归义坊的重建,然后从中挣了大钱。”

  李忠在听到归义坊的事情的时候,就知道到时候李世民肯定会感兴趣,所以安排人好好的了解了一番。

  现在看来,这番努力都没有白费啊。

  “哦,怎么个奇迹法?”

  李世民正了正身子,好奇心彻底的被提起来了。

  “是这样的,他们两家先是联手找大唐皇家钱庄借贷了十万贯的钱财,然后转身使用这些钱财去收购归义坊的土地和房屋,以及后续的房屋修建。归义坊的房子基本上都是老破旧,很容易就拆掉了。而新建设的房子,他们又学作坊城的样子,先建设了几个样板房,然后其他的还没有建好就开始售卖了。

  这么一来,向大唐皇家钱庄借贷的钱财就可以开始还了。而他们找各个作坊采办的建筑材料,却是普遍要等房子建好之后才支付货款。一来二去的,韦杜两家就凭空多了一个归义坊的大项目,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挣了几万贯钱,并且可以预计的是,接下来的一年内,他们还能挣更多的钱。”

  “这岂不是宽儿说的空手套白狼?”

  “没错,确实就是楚王殿下说的空手套白狼,但是人家也没有违背大唐律,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施工队,吸引了不少百姓和匠人在施工队里干活,挣工钱呢。”

  李忠以前只是觉得李宽很厉害,现在却是发现长安城的大世家,个个都不简单啊。

  “韦杜两家,都是谁在负责归义坊的事情?能够想出这么一个法子出来,倒也有几分本事。反正朕听了你的说明,没有感受到他们的这种做法损害了谁的利益啊,相反的,似乎朝廷、百姓、商家都能从里面获利。嗯,也就是宽儿的作坊城倒霉了。”

  李世民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刚开始,他还以为有谁趁着李宽出征高句丽的时候,欺负楚王府的孤儿寡女呢。

  所以很是不高兴。

  现在看来,情况似乎也不是这样。

  能够碰到一个光明正大让李宽吃亏的人,李世民觉得也不是坏事啊。

  毕竟,人要是一辈子都走的太顺利了,未必就是好事啊。

  “归义坊的房屋价格跟作坊城差不多,哪怕是贵也只是贵一点。长安城里除非是在作坊城上工的人,否则所有买房的人都会选择归义坊啊。”

  “李忠,你安排一下,过几天朝会之后,我们去归义坊看一看,然后再去作坊城里转一转。你不是在那里也买了一套房吗?到时候也让朕过去见识见识。”

  李世民的这话,让李忠莫名的心中一惊。

  他从来没有跟李世民说过自己在作坊城买过房子啊!

  “是,属下马上就去安排!”

  李忠一点继续说下去的想法也没有了,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而李世民也拿起了桌面上的奏折,批阅了起来。

  一时之间,宣政殿里陷入了寂静之中。

  伴君如伴虎,哪个君主都一样啊。

  ……

  归义坊的火爆销售,彻底的让许多勋贵都住不住了。

  原来,还能这样子挣钱啊。

  韦杜两家可以,我也可以啊!

  虽然像是归义坊这么合适的坊,可能不好找了。

  但是在城门口附近,找一大块土地建设房屋,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大不了到时候售价卖的比归义坊便宜几分就可以了。

  “大哥,果然是手快有,手慢无啊。去年延平门外的土地,还没有什么人感兴趣,现在却是价格翻了一番都不止呢。我要不是出手够快,估计都买不到城门口附近的土地了。这一次,我们虽然只买到了两千亩土地,但是也足够修建将近两千套新式住宅了。只需要成立一个施工队,一年时间就可以把这些房屋修建好,到时候我们直接就可以挣个几万贯,甚至是十几万贯钱呢。”

  柴府之中,柴令武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充满自信的站在柴哲威面前。

  “大唐皇家钱庄愿意给我们借贷不?”

  “愿意!他们当然愿意了!我们柴家愿意找他们借钱,他们应该高兴才对。要知道刚刚成立的时候,他们整天都发愁要把钱借给谁呢。哪怕是到了现在,也是愿意去钱庄存钱的人多,而借钱的人少呢。像我们这样的大额借贷,利钱都是非常低的。”

  韦思仁跟杜荷搞出了空手套白狼的招数,其他人自然是有样学样。

  倒不是说他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财出来,而是要直接拿出这么多的银票,有点困难。

  那些老百姓,你收购他的土地或者房屋,必须是真金白银的给钱才行,否则人家是拼了老命也不会卖给你的。

  别看这些百姓们平时都非常温顺,一旦是被逼急了,那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那就好!韦杜两家在归义坊也折腾那么久了,楚王府也什么反应都没有。之前我还以为是因为李宽不在长安城的原因,现在李宽都已经回来有段时间了,也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再跟着韦杜两家搞,应该风险就不大了。”

  柴哲威生性谨慎,不过现在也觉得自己弟弟这次算是做了一件靠谱的事情。

  “没错!不过,大哥,我一会还得赶紧出去,得去找各家作坊掌柜商量一下,让他们把各种材料优先卖给我们,要不然到时候材料涨价不说,很可能有钱也买不到货呢。”

  柴令武倒是学乖了,这一次负责柴家开发房地产的业务,也算是做了一番调研。

  事实上,这些勋贵子弟,其实都不差的。

  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可能眼高手低,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一旦等他们调整过来,他们做事的成功率,比普通人家的子弟要高很多。

  毕竟,人家从小接受的教育,见过的世面,都不是普通百姓能够比得上的。

  “是要快一点!那个长孙家已经先行一步,直接跟韦杜两家合作,如今算是长安城里实力最强大的房屋开发商户了。如今我们柴家也加入这一个行当,估计其他勋贵也有不少在行动,要不然延平门外的土地,不可能卖的那么好的。”

  柴哲威也赞同柴令武的看法,觉得既然准备去做了,那就干脆利索一点。

  “没错!虽然很快就要入冬了,到时候施工就很不方便。但是我们只要动作够快,直接安排人把地面用水泥铺设一下,然后先搭建一个框架出来,到时候下雪也能继续施工。”

  柴令武显然没有想过要跟作坊城那样,先搞好下水道之类的,把地下部分夯实之后再开始修建地面的建筑。

  反正人家归义坊也是这么搞的,他只要跟着学就行了。

  不赶紧把房子建起来,到时候被人抢了先就不好了。

  “嗯,干脆我们一起去一趟大唐交易中心,去把需要的主要材料给订购了。像是那些水泥、钢条、青砖、绿瓦之类的,到时候肯定会很紧俏。”

  心动不如行动,柴哲威说完话之后,就跟着柴令武一起出门了。

  反正手中有钱,买东西不慌!

  ……

  作坊城中,其实已经有许多作坊入驻其中。

  尉迟小田切的统一方便面,就坐落其中。

  借着朝廷出征高句丽,康师傅方便面没有办法完全满足军粮需求的契机,尉迟小田切的统一方便面也顺利的进入了兵部的后勤物资采购清单。

  并且,统一方便面在长安城里的销售情况,也越来越好。

  按理说,尉迟小田切应该过得春风得意才对。

  但是,这些天,作坊里不断的有匠人在闹事,却是让他心中很是郁闷。

  “队长,要我说,当初就不应该强迫那些匠人去作坊城买房子,现在房价下跌了,这些人就开始闹了!”

  尉迟野田站在尉迟小田切面前,满脸不快。

  相比尉迟小田切对大唐、对李宽忠心耿耿,尉迟野田更加注重自己的利益。

  去年的时候,不少作坊城的四级匠人都被逼着在作坊城里买了房子,那个时候尉迟小田切还没有什么动作。

  等到今年作坊城的房子开始出现滞销局面之后,尉迟小田切认为自己表功劳的机会到了。

  于是,他直接强制性的要求作坊里头的三级工以上的匠人,全部都要在作坊城里买房。

  你要是自己不愿意去,统一方便面作坊就会以你的名义在那里买房,然后买房的钱从你工钱里头扣。

  “去年的房价都一直在涨,怎么今年就跌了!哎,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尉迟小田切显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这个月我已经不敢让账房继续给那些买房的人扣工钱了,所以这部分人已经闹得没有那么欢腾。但是自己出钱全款买了房子的匠人,也得想办法安慰才行。”

  尉迟野田知道自己是倭国人,虽然户籍上已经算是长安城人,但是其他人很多时候还是把他们看作是倭国人。

  所以做事的时候,就要更加小心了。

  “不行我就去找尉迟郎君商量一下,打听打听楚王殿下有什么好主意没有。我总觉得作坊城不可能就这样下去的呀,这不符合楚王殿下做事的风格啊。跟着他做事,都是能够挣钱的啊。”

  在尉迟小田切看来,自己大不了就把匠人们手中的房子接盘过来。

  但是,楚王府手中还有那么多没有卖出去的房子,他们应该更加着急才对啊。

  “打听清楚来也好,要不然我们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办,很被动啊。我觉得要是作坊城的房价继续跌下去,估计是压不住那些匠人们的意见了。特别是有几个人当初还准备在归义坊买房,被我们逼迫下才改为买了作坊城。

  如今归义坊的房子价格涨了五成,比得上人家好几年的工钱呢。可作坊城的却是下跌了三成,一来二去的,差距可就大了,也难怪这些人接受不了啊。要是换成了我自己,我也接受不了啊。”

  尉迟野田想到自己手中也有好几套作坊城的房子,心情就郁闷了几分。

  为了起到表率作用,他跟尉迟小田切都是买了好几套作坊城的房子的。

  现在看来,算是彻底栽了。

  一边是归义坊的火爆销售行情,一边是作坊城新房得无人问津。

  同样造型的房子,销售情况却是冰火两重天。

  这个局面,很快就成为了长安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甚至各个酒楼的说书人,还以此为背景,编写了不少的小故事作为说书的内容呢。

  反正,作坊城的名声,算是在这一波舆情之中,给搞臭了。

  连带着李宽头上的光环,似乎都没有那么耀眼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iyue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