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婚后05_婚后高糖
米阅小说 > 婚后高糖 > 第5章 婚后0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婚后05

  半夜。

  秦封被冻醒。

  他睁开眼,发现被子全都被姜眠卷走了。

  她背对着他,很霸道地将一团被子抱在怀里,腿也要夹一些被子。

  秦封又无奈又好笑。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秦封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将被子从姜眠怀里慢慢解救出来。

  在重新给他俩盖好被子的那一刹那,姜眠突然转过身来,特别自然地抬手环住了秦封。

  秦封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抱住自己。

  他登时僵住,一动都不敢动,就连呼吸都无意识地屏了起来。

  须臾,他发现她睡得很安稳,并没有要醒的迹象,这才慢慢的把手搭在她的身上,回搂住她。

  秦封嘴角上翘着,压低声线轻轻说:“老婆,这可是你先动的手,我只是在礼尚往来。”

  熟睡中的姜眠当然不会回应他。

  于是,秦封格外坦然地拥着老婆继续睡了。

  尽管身体有一点点煎熬,但心里非常高兴。

  几个小时后。

  天光大亮的清早如约而至。

  睡到自然醒的姜眠迷迷糊糊睁开眼,她习惯性地想要由侧身转为平躺,再伸个懒腰。

  结果,下一秒钟,姜眠就盯着她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脸惊住。

  她一瞬间睁大眸子,将目光落在他被她压在颈下的手臂上,而后又缓慢地梗着脖子扭脸,亲眼看到自己的手抱着他的腰,一条腿搭在他的腿上。

  就像她在家里抱着兔子玩偶睡觉时那样。

  姜眠完全没想过醒来会是这番景象。

  她立刻就想挪开手和脚往后退。

  然而,就在这时,秦封睁开了眸子。

  他睡眼惺忪地瞅着姜眠,声音泛着刚刚睡醒地懒倦和性感,慢悠悠地说:“早啊,老婆。”

  姜眠整个人蓦地僵在他面前。

  她的脸颊顷刻间爆红,红晕迅速地蔓延着,将她的耳朵和脖颈都染成了绯色。

  下一刻,姜眠飞快地缩回搭在他身上的手和脚。

  她坐起来,耷拉着脑袋,语气慌张地小声回:“早……”

  秦封笑眼凝视着她,话语关切:“昨晚睡的好吗?”

  姜眠浑身都要烧起来。

  她的目光飘忽躲闪着,顶着红透的小脸回他,话语接近嗫嚅:“还……还好……”

  不等秦封再说什么,姜眠就转身跳下床,语速超快地丢下一句:“我去洗漱了。”

  然后人就消失在了卫浴间门口。

  秦封悠哉悠哉地挑挑眉,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

  他躺在床上,心情很好地低笑出声。

  小兔子不禁逗。

  太可爱了。

  其实后来她没有再抱他了,甚至再一次翻身背对着他,只是人没有离他很远,依然能枕着他的手臂。

  是他清早率先醒来后故意偷偷转过她的身子,又悄悄拉过她的手,让她把胳膊搭在了他腰上。

  结果没想到她很配合地还主动伸了一条腿过来。

  秦封就是想给姜眠营造一种是她主动抱他的景象。

  他想看她醒来后惊慌失措的样子。

  没有什么事比逗老婆更好玩。

  姜眠把自己关进卫浴间后就抬起双手捂住了滚烫的脸。

  她羞恼地低着头,欲哭无泪地哼了声。

  好一会儿,姜眠拍拍脸,努力说服自己这都没什么,只是睡觉……不太老实而已,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

  ——如果擅自抱他不算过分的事的话。

  等姜眠洗漱完时,她已经调整好了状态。

  她站在洗手台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吐出一口气,而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秦封就坐在床边摁手机,听到声响便抬眼看了她一下。

  姜眠戴着兔子发带,目不斜视地往衣帽间走,只留给他一句:“你去洗吧。”

  说这句话时,她看都没看他。

  秦封看她这副故作淡定的模样,又忍不住笑起来。

  好犯规的小姑娘。

  等秦封洗漱完来到衣帽间时,姜眠已经换好衣服,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

  她穿了一件荷叶领白衬衫,搭配一条黑色的鱼尾裙。

  衬衫上佩戴了一枚蓝色海豚的小胸针,上面还有镶钻的“jm”花体英文作为点缀,像是她的私人订制款。

  想到她的专业,秦封觉得这枚胸针应该是她自己设计的。

  他轻挑眉梢,转过身开始挑选衣服和配饰。

  已经打扮好自己的姜眠拉开梳妆台的抽屉,从里面拿出装有她自己设计的那对婚戒的首饰盒。

  她打开,捏起那枚女戒,戴到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

  这么漂亮的戒指,只放在首饰盒里就太浪费了。

  虽然手上已经有了婚戒,不缺戒指了,那她也要戴着给自己的礼物出门。

  姜眠把还装有男戒的戒指盒放柜抽屉,刚站起来要出去,秦封就在另一边喊她:“老婆。”

  尽管不是听他第一次这样叫,姜眠还是愣了下。

  她转过身,表情茫然地看着他。

  秦封已经穿好衬衫和裤子,这会儿正在扣腰带。

  男人的身材很好,典型的倒三角,肩宽腰窄,黑色的皮带勾勒出他劲瘦又性感的腰线。

  姜眠直接惊呆。

  他怎么……就这么换衣服了?

  她还没出去啊。

  但同时,姜眠心里又觉得松快,还好她刚刚背对着他,什么都没看到。

  不然又要尴尬了。

  秦封很坦然地笑着问:“能过来帮我系领带吗?”

  姜眠没反应过来,根本想不起要问他为什么不自己系。

  她听话地点点头,就走到了他面前。

  他已经把领带选好了,就放在柜子上,领带旁边还搁着一枚鲸鱼形状的蓝宝石胸针和一款价值上百万的男士腕表。

  姜眠拿起领带,身高165cm的她在身高将近一米九的秦封面前,实在娇小。

  秦封很配合地一边扣腰带一边低头,让姜眠不用踮脚就够得到。

  两个人一瞬间距离极近,呼吸都要交错缠绕在一起。

  姜眠下意识地屏了下呼吸,心脏也跟着停跳了片刻。

  她微微红着脸,神色认真地给他系好领带,又顺手给他将衬衫领子挽平整。

  秦封穿好西装,又很自然地使唤她:“能不能再帮我戴一下胸针?”

  而他自己,已经率先拿起手表开始佩戴。

  姜眠便捏住蓝宝石鲸鱼胸针,给他别在了翻驳领上。

  秦封全程只顾盯着姜眠看了,根本没注意姜眠的右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姜眠也是帮他佩戴好胸针后,一抬眼,发现这男人正好整以暇地瞅着他看,才迟钝地后知后觉,他明明可以自己系领带戴胸针,却偏偏非要她帮他。

  姜眠不动声色地问:“你让我帮你,是很赶时间要去公司吗?”

  秦封拿起眼镜,慢条斯理地架在鼻梁上,而后才嘴角轻勾着回姜眠:“不赶时间。”

  “让你帮我其实是想培养我们的感情。”他面不改色地扯谎:“我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这样的接触有利于增进夫妻情感,所以试试。”

  姜眠又震惊又无语。

  秦封看到姜眠一副被惊到的模样,温和地笑说:“虽然我们的婚姻没有感情基础,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联姻,但我会认真对待,努力做一位好丈夫,给你宠爱、给你关怀、给你浪漫,给你我能给的一切,没有感情我们慢慢培养就好。”

  姜眠实在没理由不往昨晚她提出的“离婚”那方面想。

  他该不会是怕她闹着要去离婚,所以才这样坚定表态的吧?

  姜眠沉吟了片刻,觉得还是该解释一下,便语气认真地开口道:“你放心,我不会现在就要跟你离婚的。”

  秦封仿佛很震惊,表情懵了瞬,然后才不可置信地问:“什么叫不会现在跟我离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xiaoshuo.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xiaoshuo.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